返回

这是他们眼中的简约

关于极简主义和极简生活,每个人都有自己不同的看法。在艺术风格、建筑和服装设计上,极简主义或许有其标准,但每个人日常生活中的极简却都是不尽相同的。因此,在后页我们采访了几位来自不同行业的普通人,让他们聊了聊关于极简主义的个人意见。

极简主义


母丹

博主电商好物看台创始人

我一开始就是奉行极简主意的,家里真的不会放很多东西,我不是囤物人群。衣服也是如果换新就一定会把旧的清理出去。除了必需电器,家里也不会有小摆件之类的。朋友来家里经常说的一句话是:“你家看起来好像家庭旅馆。”阿姨也经常说我家其实真的太好收拾了。我选择极简生活方式的原因是经常出差,老是赶时间,需要从衣柜里拿出最常穿和不用搭配的one piece 裙子直接出门。三年居住的城市换了三个,搬家邮寄东西的时候一般两大箱子就搞定了,极简主义的我随时随地准备出发transfer,这真是一个悲伤的故事。


极简主义


Robin Zwama

The Shapery 上海设计咨询创始人和设计经理

当我在设计过程中想到简约时,我既会看产品的外观,又会与产品交互。 在分析功能或细节时,我经常问自己: “为什么这个在这里?”“应该在这里吗?” 我相信最简洁的外观可以使产品感觉更易于理解,自我解释,历久弥新,并最终变得更加美观。当产品包含的细节较少时,这些细节往往会更加突出,因此必须更仔细地设计。 这将导致有意识和准确地减少、放置和设定特征。 从这个意义上讲,我认为创作简约的设计绝非易事,因为它应使用户与产品本身的交互变得更容易。


苏珊

大学老师

现在学院里提倡现代化教学设施,让你去用很多教学系统和各种软件,大致功能有在线提交作业、上传资料、批阅之类的。但问题是领导会变相强迫所有的人用。虽然我从来用不上,但是我也给班级注册了一个账号,因为如果不用,期末还要写一个报告解释为什么不用。我觉得这些东西绝大多数都是,可以,但没必要。软件经常出问题,我也不喜欢在线批改论文。教学可以适当地回到简约,可能效果会更好。

极简主义


Lucie chic gourmet

法式美食评论家、《 米其林指南》特约作者,公众号:luciechicgourmet

我最近观察到米其林星级档次的主厨,其实一直在化繁为简与化简为繁的过程中,找到自己对创新与味蕾认知的平衡点。很多厨师喜欢炫技,但就像画水彩调色,一旦贪心就会逻辑不清楚,调的色彩,就会脏掉。其实到了米其林三星水平的顶尖法国料理,摆盘精工华丽,但味道都是清晰温暖简单的,主厨只是精选最新鲜又香气足的食材,精准调味,凸显食材的原味。集团拥有全球最多颗米其林星星的Joël Robuchon 侯布雄先生生前曾强调,简单的味道才是最好(Le meilleur et le plus simple),以他举世闻名的土豆泥举例,看似简单,其实背后蕴含无数细节,且尝了温暖人心。


Yao

银监局职员

极简主义对我来说就是分类、效率和删除。对于一个政府部门的工作人员来说,每天需要处理的材料若干,回复的邮件若干,工作之初天天力不从心、一团乱麻;后来我对材料和邮件以日期和紧急程度进行分类后,工作目的明确了,效率大大增加了,过期的、无需存档的、处理完毕的材料和邮件第一时间删除。办公桌上文件不再堆积如山,电脑桌面不再杂乱无章,心情也轻松愉快多了。这就是我极简主义。


极简主义


役卓

影像人类学从业者

22、23 岁开始了我的no bra 人生。一旦开始不穿内衣之后,再穿内衣简直感到灵魂都被束缚。刚开始觉得这样的减负是一种简约是一种解放,但久而久之会感觉这才是自己身体本应该有的样子。虽然no bra 在文化偏保守的亚洲很难推广,甚至有韩国女明星因为不穿内衣而被网友诟病,但还是想鼓励女孩们尝试no bra,也希望社会能够转变对女性身体的看法。最关键的是想告诉女孩们,不穿内衣胸部真的不会下垂,而且会更健康!


撰文、编辑/叶超William Yeh 设计/D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