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不寻常的寻常物

无论是从形式还是从功能上来看,椅子都是一件相当寻常的物品:它有一个椅座、四条椅腿(一般来说都是这样)以及一个与椅座呈90度或100度角的靠背;有时还会有两个扶手。然而椅子与人类需求之间的关系是如此密切,以至于设计师、建筑师甚至每个平常人都对它有着永无休止的迷恋。

王宸

王宸,服装&生活造型师、中古家具深度爱好者


Q&A

InStyle × 王宸


InStyle: 怎么会想到收藏中古椅子的?你对时装的观察和对椅子的观察有什么异曲同工之处吗?

王宸: 我本身是Vintage 时装的爱好者,每次去时装周都会去逛各种二手店,那些复古味十足的店里都会陈列着和衣服风格相搭配的中古家具,特别是椅子。后来我就买了很多关于中古家具的书(比如TASCHEN 出版的《1000 CHAIRS》),了解到每个年代的椅子和时装一样也有着相对应的设计风格和流行趋势。最令我着迷的是1960 年代复古未来风潮的家具,相对应那个年代也有我非常喜欢的同风格的法国时装品牌COURREGES。


InStyle: 请用你的眼光帮我们解读一下你买的这几把中古椅子的设计?

王宸: 第一把是我在北京中古家具店Concept101 淘来的1960 年代复古未来感的白色“毛毛椅”,我非常喜欢它柔软、温暖的纯白羊毛绒椅面、椅背和冷冰冰的实验室感的金属质地椅脚混搭在一起的冲突感,和同时代Arne Jacobsen 设计的非常著名的蛋形椅一脉相承。第二把对我而言很有缘分,两个月前我刚从一个闲鱼卖家那买到。大概一年前我在巴黎玛黑区的13 BONAPARTE—一家独立男装设计师店里对它可谓一见钟情,经典的Thonet 风格藤编座面搭配包豪斯风格的金属折叠支架,看起来非常摩登又很百搭。第三把是把小名椅了,1967 年Giancarlo Piretti 设计的Chaise Pila 折叠椅。几乎每本介绍中古椅子的书都会提到它,很多时装大片里也会用它做拍摄道具。它造型极简优雅,材质是未来感的透明PVC 结合金属钢管,真的是超越时间击败潮流变迁的设计。这也是第一把我有目的性地去寻找的中古椅,庆幸能够找到一把成色相当不错的。


椅子


InStyle: 什么样特质的椅子才会吸引到你?目前你最想拥有哪一把椅子?

王宸: 时髦、耐看、设计独特。椅子不像衣服更新淘汰率那么高,一般我要买一把椅子会花上比买衣服多3、4 倍的考虑时间,希望买了以后不会后悔!目前最想拥有的椅子是Hans J.Wegner 设计的Flag Halyard 躺椅。我在巴黎几家Isabel Marant 的店铺里发现过它,总是搭配一块长毛羊毛毯和质感超棒的皮靠枕,自带一种流浪的感觉。可惜我至今还没有找到特别好的货源。


InStyle: 国内中古家居的二手平台涵盖范围很广也很杂,仿冒的也很多,你是如何加以辨别的?

王宸: 我主要还是认准国内几家专业的中古家具买手店:Concept101、丹瑞万象、Coznap、桌椅板凳、回到二十世纪,还有一些志同道合的闲鱼玩家。要说如何辨别真假,我认为对于中古家具而言,越新的越容易是假的,因为那种岁月蹉跎留下的自然使用痕迹是很难被复刻的。


InStyle: 我觉得椅子对你来说并不只是椅子,而更像是一个玩具?

王宸: 我是个不折不扣的恋物癖,能被我买回来的椅子、灯具、摆设等各种中古物件,都是我要好的朋友,我觉得我们之间存在着归属感。


InStyle: 每年时装周的时候,你会顺道去逛逛中古家居店嘛?最喜欢哪一家,请分享一下。

王宸: 巴黎的圣图安跳蚤市场,有一大片卖中古家具的区域,在那里可以呆上一整天,不过一定要小心扒手。还有曼谷的PAPAYA 古董商店,是亚洲最大的二手仓库,是淘中古好东西的天堂。

邓乃瑄

邓乃瑄,BRUT CAKE 创始人、设计师


Q&A

InStyle × 邓乃瑄


InStyle: 什么契机让你开始了对二手椅子的改造?

邓乃瑄: 以前开画廊时,画廊坐落在弄堂区里,常看到被丢弃的老家具。那时觉得家具还能用就捡回来,它们多半是摇晃,弹簧歪曲等的一些问题,后来在街上发现骑电瓶车的师傅们在兜售修理的手艺,我就喊进来修理了几把椅子,赫然发现原来这些老东西一经修复,看起来仿佛变成新的,又可以用上很多年。我就开始思考,如何把我的想法融入到这个流程里面。有一回打扫卫生时我把一幅画着大脸的作品摆在沙发上,回头看时,看见沙发在瞪着我,就是那个片刻让我领悟到老东西都有灵魂住在里面,老灵魂有着不同的面孔,而我就开始把我看到的他们的模样制作出来。


InStyle: 你现在改造一把椅子的过程中最难的环节是哪部分?

邓乃瑄: 最难,却也是最好玩的环节,就是寻宝。一件好的老物承载着很强的性格灵魂,当这样的对象与我相遇的时候,自然而然我就可以感受到他的模样,由对象来引导我创作,仿佛我只是那双代工的手,其实对象本身会告诉我怎么做。所以寻找这些很特别的老物,是最有意思,也是最重要的环节。


椅子


InStyle: 你的笑脸椅子十足地奇妙和梦幻,你的灵感来自哪?

邓乃瑄: 如同前面所说,我的灵感来自对象本身。不过我本身的创作元素里面常常出现面孔,因为我觉得对象只要有了一双眼,就变成了活的,可以是生活的伴侣,是伴侣的话,你就会去珍惜对待。比如我的陶瓷器皿,也都有着小脸。我常常比喻自己创作的椅子们像是爱丽斯梦游仙境里的角色,原本的椅子掉到树洞里,变成了新奇的模样,展开奇幻的旅程跟新的生命历程,这个故事里,我就是那个树洞。


InStyle: 什么样特质的椅子才会吸引到你?

邓乃瑄: 被用过的,有自己姿态的椅子,另外,我个人偏爱木头扶手的沙发胜过被完整包覆面料的家具,我喜欢老木头,老木头是有生命的。


InStyle: 你设计的这些椅子更像是一个玩伴?

邓乃瑄: 是的,这个刚好前面也有讲到,当这些椅子有了眼睛,有了面孔,他就是你生活里的伙伴,承载你的喜怒哀乐,陪你一起长大,陪你一起迎接的家人,然后陪你一起变老。


编辑/张慧 设计/Vivi.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