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青春永驻

科学让我们离真正的“不老”越来越近。我们准备好进入后衰老时代了吗?

透明质酸精华

透明质酸精华


冷冻疗法果然名副其实

冷冻疗法果然名副其实。


我们已进入“不老”时代了吗?


这个问题听来奇怪,但这篇文章的主题是“美丽”,因此提出这个问题也算合情合理,毕竟抗衰老美容用品日新月异,全新科学理念也把衰老当作一种可治愈的疾病,即将推出相关治疗方法。小飞侠的梦想似乎就要实现了。


整个夏日,我的社交网站里都充斥着头发花白、满脸皱纹的“老年照”。人们用FaceApp 的老人滤镜处理他们自己或最爱的明星的照片,欣赏几十年后大家变老的样子。在那些处理过的照片里,Lady Gaga 看起来有点儿像Lauren Bacall,Timothée Chalamet 与Barry Manilow 异乎寻常地相似,而Paul Rudd 几乎与现在的自己别无二致。这很有趣,但同时也反映出人们对于衰老的态度已发生巨大转变。如今,一些人将衰老视作一件新奇趣事。


这其中一部分原因是许多人已经开始通过饮食、健身和更健康的生活方式保养自己,延缓衰老。此外,无论好坏,整形手术和美容注射都在人们追求“不老”容颜的过程中发挥了重要作用。但如果我们在追求青春永驻的路上真的成功了,人们真的不会衰老了,那又会怎样?


“没有一条生物定律显示人必须衰老,”David A. Sinclair博士在其趣味新作《Lifespan: Why We Age — and Why We Don’t Have To”》)(《寿命:我们为何衰老,又为何不必衰老》)中这样写道。Sinclair 博士是一位来自哈佛医学院的遗传学家,因发现导致衰老的分子有可能被逆转而备受关注,曾荣登2014年《时代杂志》全球百名最具影响力的人物榜单。在最近的一项研究中,他利用软件对比DNA 信息,发现衰老是由于细胞表观遗传信息损失导致的。而在另一项研究中,他和他的团队对该信息重新编码,使得小白鼠受损的视神经细胞恢复健康,重回年轻,由此逆转了由于急性应激、慢性压力或衰老导致的失明。


Sinclair 博士在一次采访中表示:“三十年前,我们还不明白导致衰老的原因是什么,也不明白人体是如何控制衰老速度,如何衡量衰老的。但现在,仅仅是最近这五年的时间,我们已经解答了这三个疑问。”


在识别了控制长寿的基因后,Sinclair 博士总结出,健康人群在锻炼或间歇斋戒时激活的正是这些基因。“现在我们终于知道锻炼和斋戒为何对身体有益,不是因为你变瘦了或是促进了血液循环,而是因为你激活了这些长寿基因,它们帮助身体抵御疾病。”他说道,“如果能研发出模拟长寿分子,那你就可以让一个肥胖的动物也如同其清瘦的同伴一样保持健康,只需让它认为自己一直在锻炼即可。”


这听起来令人有些难以置信?如果你觉得这听起来过于美好,那Sinclair 博士会告诉你,也许我们不必等太久就能看见成果。他表示,目前约有20 家公司在研究抗衰老药物,极有可能在未来五年内就会投放使用。当然了,当下也有不少事情可以做。Sinclair 博士的研究还涉及一些未经充分验证的方法,他认为这些方法都可能对身体有益,比如蒸桑拿能激活热休克蛋白,或是他自己亲身体验过的冷冻疗法,将自己置于极寒温度下的一种疗法。

生活新目标:当我74岁时也要像Norma Kamall一样冻龄。

生活新目标:当我74岁时也要像Norma Kamall一样冻龄。


“这些方法都符合毒物兴奋效应,那些无法杀死你的极端困境最终会使你变得更强大。”他说道,“我只想说,这些方法很有可能是有用的。”


如果说有一个方法不必扎针还可能有效,那么我愿意一试,不知读者们会作何选择。我的药柜里塞满了各种含有神经酰胺、视黄醇、透明质酸的美容液,就是为了给皮肤保湿。像很多人一样,在得知儿童护肤市场居然价值36 亿美元时,我的心情有些沮丧,这倒不是因为Dr. Barbara Sturm 的微分子婴儿面霜要卖65 美元,一管洗发膏要卖50 美元,而是因为遥想当年我还是个孩子的时候,我只能用强生婴儿洗发露,不过几美元而已。


踏进纽约Equinox 酒店的冷冻疗法舱时,我心想,我要用这待在零下65 摄氏度舱室的三分钟,来思考后衰老时代带来的伦理道德影响和人口爆炸风险,还要想想昂贵的新药会不会加剧社会不平等。但舱室里实在是太冷了,我整个人都麻木了,花了74.70 美元,可我都坚持不了四秒。


如果说在抗衰老这个问题上令我最信服的人是谁,那一定是设计师Norma Kamali。她已经74 岁了,但看起来仿佛还是47 岁一样。她和我一样,也沉迷于新科技,但她追求抗衰老的方式比我更靠谱一点儿。她的“NormaLife”护肤理念男女通用,就像小黑裙一样简单百搭:用芦荟和炭制成的洁面乳,含精磨橄榄核粒子的磨砂膏,以及含橄榄油和青柠汁的保湿乳。


“当人们说人类寿命可到120 岁时,我就想‘为何不一试呢?’”Kamali 对我说道,那时我正在她纽约西56 街的店铺中试用新品。“二十多年前,当我50 岁时,人们觉得50 岁已经很老了,可现在50 岁根本不算老。当下有各种各样的方式能助你重塑自我,每个人都愿意保持良好的身心状态。养生市场价值巨大,任何如此庞大的市场都会充斥着品质参差不齐的各类产品。”


她一边用磨砂膏按摩我的手,一边问我多久没有被爱人以外的人这样摸过了。她的产品强调自我护理,产品说明中要求应进行长时间按摩。


感谢Kamali,让我的手现在看起来如此之年轻。但她同时也希望人们即将走入抗衰老的全新纪元,有一天可以用一片药丸代替所有乳液。


“我觉得未来充满无限可能,令人兴奋不已,”Kamali 说,“我不想错过。”


Sinclair 博士坚信未来世界将会更加美好,他指出欧洲和亚洲的一些发达国家,不但拥有最长的平均寿命,同时也由于低出生率正面临人口下降问题。但如果我们能换一种思考方式,则发现最佳情况便是寿命延长,生命质量也在不断提高。


“我们不是非得接受衰老是一种自然现象。”Sinclair 博士说,“我们可以把它看作一种疾病,或是别的什么,只要你喜欢,都无所谓。我们只是不必接受它是自然的生命过程。”


撰文/Eric Wilson 插画/Olivia De Reca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