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白衬衫,难以舍弃之经典时刻

当代时装,随着19世纪城市的兴起而兴起。在久远的时代,能够穿着白色是身份地位的象征。穷人或劳动人民,因为洗衣条件和生活方式的限制,极少将容易弄脏的白色穿在身上。所以白色在某种程度上被看作纯洁而神圣的。后来本来流行于纨绔男装世界的白色亚麻衬衫,在20世纪20年代,渐渐走进了女士们的衣橱。

从此,它成为一件“不能没有”的时装单品,即使在变化万千的潮流中,依然固守属于自己的阵地。我们常常会因其太过于平庸而忘记它,但它如一位知心老友一样,在最关键的时刻,在我们以为已经将它舍去的时刻,重新回到视线的中心。因为简单、平庸,反而成为经典中的经典。


休假日


我们之所以喜欢戏剧和电影,无非能够在有限的时间里看到无限的人生故事。为戏剧中的人物或哭或笑,感受他们的兴致高昂,也感受他们的失魂落魄。在戏剧中感动,也在戏剧中记住了更多人的样貌,或多或少明白了一些道理。戏剧中的时装,因为要配合人物的性格,而需某种角度特别的设计,不是为了纯粹的潮流和美感,更多为了“合适”。这些时装帮助戏剧人物进行表达, 也帮助了观众理解人物。时装的变化,用一种最外化的方式明确人物关系和心理活动。所以, 我们爱戏剧中人物的衣服,就像我们热爱故事一样。


休假日


休假日

角色:Linda Seton


《休假日》并不是凯瑟琳· 赫本(Katharine Hepburn)的代表作,她一生获奖无数,留下不胜枚举的经典时刻。但在这些奖项和经典时刻中,《休假日》并不常常被人们提起。电影在二次世界大战开始的前一年上映,多少能够让人窥视到大战前夕存在的阶级矛盾。在这部电影中,凯瑟琳· 赫本所饰演的Linda Seton 第一次出现,就在豪华的电梯门口,穿着夸张的貂皮大衣,一脸拒人于千里之外的傲慢。谁知道,在那件不讨人喜欢的大衣之下,是一件温柔如水的白衬衫。当她脱下粉饰外表的一切武装之后,回到那间充满童年美好回忆的“娱乐室”,坐在长颈鹿玩偶身上,一脸纯真美好。那件白衬衫现显出她内心的柔软和不确定,更加重要的是,对比起穿着时髦亮眼的妹妹,Linda Seton 的白衬衫愈发朴素致美。


Linda Seton,她不喜欢作为富家小姐的一切,她痛恨作为千万富翁的爸爸,句句不离钱的价值观。她被闯进她家里的自由灵魂所深深吸引,在与对方的相处和对比中,她越发无法忍受住在“博物馆”里的生活。她向往朴素而简单的快乐,就像她身上那一件宽大的白衬衫一样。Linda Seton 的白衬衫非常女性化,绸缎质地,宽大的袖形设计,领口有精美的装饰品。她看起来一点都不像富家小姐,而是一位单纯的穿梭在校园里的女大学生。电影的最后,她鼓足勇气从家里逃出来,奔向了梦想中的生活。除了这个角色,凯瑟琳· 赫本自身也是穿着白衬衫的典范。即使当她彻底老去,依然裹着一件宽松的棉质白衬衫坐在海边度假,那种坦然的自然状态,让人羡慕不已,如果自己也能如此老去,时光又有什么可怕的呢?

罗马假日

罗马假日


罗马假日

角色:Princess Ann


《罗马假日》中的安娜公主, 大概是奥黛丽· 赫本(Audrey Hepburn)所塑造的最成功、最广为人知的角色之一。电影中的安娜公主热情自由,她的“新派”装点着罗马这座“古老”的城市。她的鬼马精灵不单单打动了男主角的心,即使半个多世纪已经过去,那个穿着白色衬衫搭配淡蓝色伞裙的亲和公主,依然透过黑白的画面,吸引着你我他。多少次,为了效仿电影中的桥段,也坐在西班牙阶梯上吃雪糕,但被意大利警察无情地赶走,被警告“阶梯上不能吃东西”!为什么安娜公主可以在西班牙阶梯上吃东西,就跟“为什么她能够将一件那么普通的白衬衫穿成经典”一样,让人费解,又让人不由自主地要东施效颦。


安娜公主这件白衬衫,设计经典,没有任何多余的东西。拥有1950年代的全部优雅,因为材质的轻便、款式的放松,让本来就热爱自由的公主能够最大程度地活动身体。不管是像一个街头小混混一样骑着Vaspa 踏板车,还是拉着男主角的手在罗马街头奔跑。这一件简单的白衬衫,看起来微不足道的一件衣服,都是这些所有场景最好的注解。在那样一个时代,告诉了所有可能还拥有公主梦的女性们另外一种可能性:你们可以更加勇敢,更加坚强,你们可以拥有属于自己的事业,你们可以将自己打扮得更加强大。在家相夫教子,穿着束缚身体的衣服的时光已经过去,一件白衬衫迎来了女性主义意识觉醒的时代。

漂亮女人

漂亮女人


漂亮女人

角色:Vivian Ward


这部电影还有另外一个中文翻译——《风月俏佳人》,可是这个名字无论怎么看,都依然带着一丝对于女性、对于Vivian 职业的歧视。女主角Vivian,由当时年轻貌美,身材一级棒的朱莉娅· 罗伯茨(Julia Roberts)饰演,她的工作就是站在廉价的好莱坞大街上,依靠出卖自己的身体,换来并不算太多的金钱。故事的情节类似《灰姑娘》,她遇到一位完美的白马王子,给了她从来没有想到过的生活。认识的第一天,“霸道总裁”给她足够的钱让她上街买衣服,因为她过于低廉粗俗的着装在高级时装店被店员鄙视。那时候她穿一条超短的紧身连衣裙,腰部两侧镂空,搭配一件超大廓形的红色西装外套。经典的白衬衫造型,出现在第二天:依然是那条廉价性感的连衣裙,红色的卷曲长发,一件男式白衬衫,被随意地披在身上。这一次,她在高傲的时装店里,受到了前所未有的款待。


在这里,白衬衫的搭配不过是造型细节上的调整,真正让她受到款待的理由,还是因为怎么刷都不见底的信用卡。可就是这样一件简单的白衬衫,从根本的气质上让Vivian 看起来非常不一样,似乎从站街女孩到时髦女孩,就只差这一件白衬衫的距离。这部电影中,有很多造型都堪称经典,年轻的朱莉娅· 罗伯茨顶着一头红发,似乎可以驾驭任何时装。而这个白衬衫造型,之所以让人印象深刻,是因为它一方面透露出电影中人物的率真性格,另一方面让人们看到了男式衬衫穿在漂亮女孩身上的无限魔力。

低俗小说

低俗小说


低俗小说

角色:Mia Wallace


Mia 作为黑社会老大的情妇,是不是有点太过于神经质了?拥有完美金发的乌玛· 瑟曼(Uma Thurman),在饰演Mia 的时候,一头黑色短发,额头上是整齐的刘海。《低俗小说》,昆汀导演最著名的作品之一,完美的环形叙事手法,使得电影呈现出一种神秘的迷人气质。导演的第一部电影《落水狗》中,没有任何女性角色,而在《杀死比尔》中,女性成为绝对的中心。夹在两部电影之间的《低俗小说》,Mia 作为一个几乎没有故事线的配角,被运用在《低俗小说》几乎所有版本的海报上。而她穿着一件白色衬衫,致敬电影《八部半》的舞蹈片段,早已成为电影史上最经典的画面之一。即使根本没有看懂电影中的任何情节,也会记住这跳舞的片段,和Mia 身上性感神秘的气质。


那是一件类似男式白衬衫的衣服,下摆长到可以遮住整个臀部,但前襟的尖角和弧度设计,暧昧不清。袖口的结构又是古板男式衬衫的样子,看起来非常简单的一件衣服,真的仔细品味起来,才觉出这当中的不简单。就像Mia 这个角色的性格一样,她无时无刻不在勾引,但又无时无刻不在拒绝。Mia 用这件白衬衫搭配一条黑色九分喇叭裤,黑白的经典搭配看起来死板没有新意,却被她穿出了说不清道不明的味道。很多人评价乌玛· 瑟曼的脸“充满缺陷”,可能正因为这种缺陷,让她可以完美演绎昆汀电影中的女性角色。而这件特定的白衬衫,更将这张“充满缺陷”的脸推向另一个高度。


撰文/卢笛 编辑/叶超 William Yeh 设计/Lushengy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