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邬君梅,归一

邬君梅从不划分自己的人生阶段,她说人生就是一整段,像树一般,不断地抽新芽,走过一年又一年。

邬君梅

Givenchy 衬衫、抹胸上衣、长裤


见到邬君梅的第一眼,她的脸上便挂着笑。很难想象,从昨天深夜开始她就在机场枯坐,因为航班严重延误,凌晨四点才得以落地北京。


邬君梅最近两个月迷上了太极,拍摄《精英律师》期间她有七天的假期,还特意从剧组返回上海,除了一天没有上课,其余六天从早上九点半到晚上九点,邬君梅都泡在太极这件事里。事实上,昨晚她之所以会搭乘最晚一班飞机也是因为要上太极课——在好友海清的引荐下,邬君梅寻到了一位让自己十分敬重的老师,她觉得一定不可以错过这样的机会。到底还是经历了一番舟车劳顿,在化妆间坐定以后疲惫便悄悄蹿了出来,但她依旧说:“特别值得。”


她从小就有许多爱好,最早学芭蕾,后来加入了学校的乒乓球队,“我是个充满好奇心且好动的人,所以比较好学”。二、三十年前邬君梅就开始学瑜伽、普拉提;仅就骑马这一项运动来说,英式和美国西部式她都要学会,更不要说几乎可以算作一种生活方式的书法、画画和做珠宝等爱好了。邬君梅那根好奇的天线时时都在接受着信号,学得多了,她也悟出了些门道:“到最后我觉得很多东西都是通的。”


不只有强悍

邬君梅应允参与《精英律师》,饰演廖佳敏一角的理由很简单:老友邀约。团队都是她喜欢的,邬君梅没有理由拒绝。


廖佳敏是一间律师事务所的创始人,资深律师,她符合所有对于“女强人”的既定印象——独立,强悍,处事态度非黑即白。邬君梅认为这个女人担得起“精英女性”这一描述。“其实我身边碰到过类似廖佳敏一样的女性,”也因为完美地担起了非常自我的社会角色,这些女性在生活里的样子往往就被忽略,“其实她们在家里也很温柔,就好比我。”邬君梅爽朗地笑了。


女性自我价值的实现不该被单一化或者固化,邬君梅始终坚持着开放的态度,大约是受到家中女性长辈的影响。母亲作为演员,外出拍戏动辄三四个月,作为家中大姐的邬君梅因此从小便学会了料理家事,照顾妹妹,同时每当母亲杀青回到家里,“和其他母亲没有什么两样”。而邬君梅的祖母是全职主妇,一年365 天24 小时待命,邬君梅说这个职业真的很累,料理好了是理应如此,如果出了乱子,一个家就乱了,“就是家里的CEO”。“我是比较幸运的女性,可以同时拥有这两面,演戏演多了,我可以回家休息、充电。外出拍戏接触到不同的人,是另外一种充电,让我回到家更有趣。”她说大概因为自己是水瓶座,单一的生活未必能消耗掉她强大的能量。


“这就是我觉得人生精彩的和让我兴奋的地方,比如说学台词,学书法,学一切新鲜的东西,全部都是从零开始。包括我从艺走演员这条道路,我必须时常把东西放掉从零开始。我老说我是新人,”她伴随着国内影视工业发展,也曾经一度远走异乡,在完全陌生的工业环境里打拼,“一切都是新的,我觉得归零然后重新开始是最好的,如果把一个人比喻成一只杯子,你得把水全部倒掉才能是空杯子。”


然而不断清空抓在手里,被外界视作资历和底气的东西不会让人失去安全感吗?


“如果杯子里是自认为的好酒,那就喝掉或者给人分享吧。但不尝试,我哪能知道还有没有比这更昂贵、更好的酒呢,对吧?”

邬君梅

Loewe 羊毛大衣

Bottega Veneta 白色高跟鞋、金色耳环


和情绪相处

早年出道,“一张白纸,阅历也浅,扮深沉是扮不来的,演哭戏眼泪都掉不下来”,因此邬君梅一度希望自己可以有一双忧郁的眼睛。直到她真正经历了和“自己的魔鬼”,才真正理解了情绪,学会了面对情绪。


小时候邬君梅常常说,自己是为奶奶活着的,但在她留洋后不久,爷爷奶奶却相继离世。她至今都记得接到家里电话的时候,是洛杉矶的早上,打电话给她的人是表哥,“从床上蹦起来的动作完全是生理反应,从躺着到全身绷紧九十度弹起来。”接下来的一个月,邬君梅仿佛丢了魂,直到某一天她和爱犬在山上狂走,走了将近两个钟头,山上的空旷让她感到自然母亲大地的拥抱,她突然开始喊:“娘娘,娘娘。”一路走一路喊。“当时她离开我差不多一年,好像把那段时间没有喊过的都喊了出来,一边喊一边禁不住忘我地泪流满面,那之后感觉到卸空了一些悲恸。”


邬君梅是个念旧的人,她留着许多关于奶奶的东西。有时说来奇怪,我们追求的永恒仿佛最终变成了一个瞬间,自以为关于一个人绵长的记忆,变成了回到老屋看到的一张沙发,想起故人坐在上头的那个瞬间。母亲总和邬君梅说:“你不要那么恋旧,过去的就是过去了,对你来说没有任何积极的意义。”


她说现在自己的人生态度就是“笑语人生”,接受一切变化,如实地和自己的情绪相处和相爱。


“演员就是个被动的职业,所以我妈妈当初不让我做演员也是因为她经历过这样的人生,但是你如何把紧张感、焦虑状态变换成动力?焦虑是怎么形成的?比如说我台词没背好,我对这个状况不太熟悉,我没有充分地做好准备,我就会不安。但如果说我把这个台词背得滚瓜烂熟,我就有精力放在适应新环境上面,而不至于焦虑到无所适从。”当然,邬君梅并不否认焦虑的必要性,她认为一个人如果太舒适了,就会安于现状,解决焦虑的过程被邬君梅视作一种自律行为。


邬君梅觉得随着年龄的增长,她学会了承认自己的脆弱。小时候她一直觉得自己很坚强,事实也如此。但或许绝大多数时候的坚强来自并不强烈的感知和分别能力,甚至是面对日常生活的琐碎选择,是没有精力去体味那些细枝末节的情绪的。


“度过一段人生低潮以后,我告诫自己说:‘怎么都要熬过去。’笑语人生是我现在唯一的人生态度,我希望我能把欢声笑语带给我周边的人,带到我到过的地方,这样利人利己。”邬君梅说,这是时间教会她的事。

邬君梅

less 红色针织上衣、红色百褶裙


凝住的时间

2019 年7 月15 日,上海大剧院大剧场首演了由上影演员剧团创作的大型话剧《日出东方》,以此庆祝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70 周年,同时上海电影制片厂也在今年来到了第70 个年头。当天站在台上的演员有牛、达式常、向梅,以及邬君梅的母亲朱曼芳等,都是老一辈的表演艺术家。


“那天看戏的时候特别感动,我从小就是在上影厂泡大的,我是他们的跟屁虫,然后我就发现到现在我还是他们的跟屁虫。”说着邬君梅抓起手机开始翻找当天的照片,那天可把她忙坏了,演出结束后她一直在最前排替老演员们拍照,她想起小时候看着母亲和同事们排练,休息的时候邬君梅就爬上舞台,跟在他们屁股后面跑。而现在,老演员们会突然问邬君梅自己的台词节奏对不对,演出效果怎么样。


时间仿佛在这里凝固了,邬君梅觉得那些身影仿佛只是变矮了一些,大概只是因为自己长大了吧。


邬君梅说自己很难想象世界上是否还存在着另外一种职业,可以给予她比做演员更多的东西。小时候,她决定要不要演一个角色的唯一标准就是拍摄地是否在上海以外,借由这些机会她很早就游遍山河;长大以后因为懂得怎样才能更好地诠释角色,花在了解角色背景的时间于无形中填补了许多知识的空白;甚至被外界视作消耗的“情绪”,邬君梅都认为它从未损伤她半分,反而丰富了她的感受力。“更不要说这个职业带给了我爱情和友情。我从小邬变成邬老师,以后还会变成老邬,这个职业让我保持与时代同步,所以我特别感恩我的职业。”邬君梅说。


前两天邬君梅和家人去上海的某条弄堂里吃饭,下车后要先走过一条街,她看到路边乘凉的人扇着蒲扇,躺在竹藤椅子上,守在自己开的店门口,“看到他们我觉得幸福得不得了。”邬君梅喜欢上海的秋天,总让她想起小时候和闺蜜压马路的日子,旧上海法租界的梧桐树,多少年来都还是那几棵。仿佛我们走了再远的路,都是为了要走回来,走回家,走回安宁。

邬君梅

less 印花衬衣、百褶半裙、Acne Studios 手套

Loewe 项链、Bottega Veneta 白色高跟鞋、金色耳环


Q&A

InStyle × 邬君梅


InStyle :您有没有想过未来把自己的这些故事写下来?

邬君梅:我大概二十岁出头的时候刚到好莱坞,上海文艺出版社邀我写自传。我当时真的开始很认真地写,结果三个月才写了两万字,然后我妈妈一盆冷水泼下来说:“你有什么成就?写自传是否太早了?”之后我就没有写了。但是我庆幸我写了那两万字,很多内容我现在回过头来想已经不记得为什么会有那样的感叹了,当中也包括我留学的很多细节。但现在对我来说,过去的真的已经不太重要了,我学会了翻篇。我相信每个人的人生都是精彩且唯一的故事。


InStyle:许多人在有了一定的阅历之后会开始认同“Less is more”,您呢?

邬君梅:就是做减法嘛,我也在尝试着做减法。现在这个年代很容易带来资讯焦虑,包括一些社交软件,一些看似便利的东西其实会带来困扰。比方我打太极,一个地方三平方米足够了,运动完一身大汗,这就够了嘛,不需要很多。再比如中国传统文化讲友谊是君子之交淡如水。现在有了朋友圈,好了,每天都知道别人在干什么,吃了什么、玩了什么,那一下子就开始比较了,就焦虑了。我觉得最重要的还是自我挖掘,大概内心的满足感其实是不需要太多外界的东西的,包括物质需求等等,现在不是也提倡“断舍离”、学会翻篇。


InStyle :关于上海秋天的记忆有什么?

邬君梅:就是逛马路,我从小就是一有时间就要跟我的闺蜜、发小从当时我们住的淮海路,就是从我们家出去的淮海中路一直逛到外滩,就是淮海东路,然后再一路逛回来。后来搬到南京西路以后,路线就变成从南京西路一直走到南京东路再逛回来,全是走的。停到了什么地方就喝一点咖啡、吃个灌奶油、拿破仑。


InStyle :上海最有韵味的是什么?

邬君梅:上海人在生活上面的精打细算我没学会,这个特别失败,但是上海人就是腔调,那个韵味是你一看就知道的。我们常说一个人“老克勒”,一个人可以没有足够多的金钱去配齐许多的东西,但是一定会把自己打扮得很得体,很体面,特别贵气的。


摄影师/管申颐 造型/Lemon.H 化妆/Fiona Cai 发型/文智

服装助理/伊宁 编辑/金莺 撰文/在安 影棚/Lit studio 出镜猫咪/黑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