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她们为未来的女性运动员争取权益

体坛佳偶Megan Rapinoe和Sue Bird身体力行,为未来的女性运动员争取权益。

Megan Rapinoe和Sue Bird

Rapinoe(左):

Gucci外套、毛衣、衬衫和裤子

Anita Ko耳环,Foundrae戒指

Nike LeBron×John Elliott运动鞋

Bird身着:Gucci外套、衬衫和裤子

Anita Ko耳环,Nike LeBron×John Elliott运动鞋


如果你关注了今年夏天的女足世界杯,你一定对足球明星Megan Rapinoe 的沉着冷静记忆犹新。当美国总统在推特上发表了针对她的不友好言论、质疑她的爱国精神和她到底能不能赢时,她(和其他22 位美国国家女子足球队队员一起)以精彩的表现给出了完美回应。(她甚至作为本次世界杯的最佳射手赢得了金靴奖,并以最佳球员的身份获得金球奖。)当她获得了一个千载难逢的罚球机会时,面对着座无虚席的体育场中疯狂尖叫的铁杆粉丝,Rapinoe 仿佛没有任何压力地轻松进球得分。随后在球队于纽约举行的庆祝游行上,她走上演讲台,如同一位紫发的灵性导师一般发表了一段旋即成为经典的演讲,它超越了人们所熟知的体坛陈词滥调,鼓励台下欢呼雀跃的人群去成为更善良的人。


“在此我向所有人呼吁,我们要变得更好。多点爱,少点恨。少说多听。我们应当知道这是每个人的责任。对每一个在场的人、每一个不在场的人、每一个不想出现在这里的人、每一个对此表示赞同和持不同意见的人来说都是如此。我们有责任将世界变得更好。”


两周后,Rapinoe 在西雅图穿着自己的Acne Studios 上衣、Issey Miyake 短裤, 戴着Burberry太阳眼镜精致亮相, 坦承那次演讲完全是即兴而起。“人们都问我:‘是你事先准备好的吗?’其实不是这样。大概90% 的内容都是即兴想到的。庆功游行现场香槟横流,我完全不知道自己在演讲台上站了多长时间。”


但至少有一件事会使这位世界上最成功的足球队的副队长丧失冷静。当她的女朋友,曾经11 次入选WNBA 全明星赛的Sue Bird 身着时尚华服出现在此次大片的拍摄现场时,看惯了Bird 运动装扮的Rapinoe 兴奋不已。“我的天哪,真是太迷人了!”当Bird 穿着加大尺码的Gucci 套装走入房间时她忍不住兴奋地叫道。“平时我让你穿这样的衣服你都不听我的。我太喜欢了!”


这样甜甜的日常互动自这对体坛佳偶在2016 年的里约奥运会上彼此相遇后便没有停止过。当时美国女子足球队没能踢进半决赛,Rapinoe 又正逢膝伤,所以球队将闲暇时间都用来为Bird 率领的篮球队加油打气。


在庆祝美国队获得金牌的赛后派对上,“Sue 的朋友说她一直在桌边徘徊,但我没怎么注意到。”Rapinoe笑着回忆道。但她们很快又在西雅图的主场再次相遇了,Bird 在那里作为经验丰富的控球后卫效力于西雅图风暴队,而Rapinoe 则继续效力于塔科马市的Reign FC。


到了2016 年秋天,两人已经形影不离。两年以后,Rapinoe 搬入了Bird 位于西雅图Queen Anne 街区的公寓,她在Instagram 故事中上传的感慨Sue 橱柜中(#SUEScloset)运动鞋数量的视频正是拍摄于此。


即便如此玩趣十足,两人在球场上可都不是好惹的角色。Rapinoe 和Bird 共拥有五块奥林匹克金牌、四座FIBA 世界杯奖杯、三座NCAA 联赛奖杯、三座WNBA 奖杯和两座FIFA 世界杯奖杯。她们不仅是体育楷模,也是实打实的真模特儿。上个六月,她们作为第一对同性爱侣裸体出镜了ESPN 的Body Issue 写真摄影集。上个五月,Rapinoe 出镜Sports Illustrated 的泳装特辑,成为这一特辑中收录的首位女同性恋者。


到了职业生涯中的这一节点,她们的处境十分特别:既清楚自身的价值,也明白自己不可能活跃在赛场上一辈子。(现年34 岁的Rapinoe 和37 岁的Bird都是各自所属联赛中年龄最大的一批运动员之一了。)“更进一步很难,引领大家前进也很难,但你总能想方设法地成功做到。”Rapinoe 说道。


为了践行自己“变得更好”的呼吁,她们仗义执言,致力于推动平等薪酬、性别平等和种族平等的实现。离开了世界杯的赛场,Rapinoe 在场下仍拥有同样强大的影响力。

Megan Rapinoe和Sue Bird

Rapinoe:Off-White c/o Virgil Abloh外套 x karla T恤

Anita Ko 耳环、项链,Foundrae(长吊坠)项链

David Yurman(小指)戒指、Anita Ko 戒指

Bird:Off-White c/o Virgil Abloh外套

文胸为造型师私物,Anita Ko耳环和戒指


今年三月,美国国家队在国际妇女节当天向美国足球联盟提交关于性别歧视的诉讼。据《纽约时报》报道,“歧视不仅对她们的收入造成了影响,还影响了她们训练的场地和时间安排,以及训练方式、接受到的治疗和训练,甚至是抵达赛场的交通方式。”


“我们受够了不被尊重的感觉,”Rapinoe 说道,“问题的关键甚至不是平等薪酬本身,而是我们的自身价值和公平。人们总是轻率地看待这件事为‘好的,你们应该得到这样的待遇,这样你们就该满意了。’可事实上没有人会觉得满意。”


她继续说道:“我一直以来都是这样坚持的,但我认为男性也应该得到更多的报酬。我不认为联盟的性别歧视已经达到了那么明目张胆的程度。如果联盟没有给予我们应有的待遇,那么男性运动员们也没有得到他们应得的待遇。在我看来,联盟的生意经营还有待提升。不论男女我们都不过是联盟的摇钱树。”


Bird 刚刚与美国篮协方面达成了一项协议,以确保顶尖运动员们能够获得足够的薪水留在国内训练,共同备战2020 年东京奥运会。(通常WNBA 赛季一旦结束,队员们便会急着出国前往俄罗斯和中国打球,在那里他们可以赚到更多的工资。)“我希望在20 年以后,我可以像个心怀不满的退役专业运动员一样,抱怨着‘我当年的薪水只有十万美元,而现在他们都可以拿到一百万了’。”Bird 笑着说道,“如果那时候的我是这样的,就意味着我现在做的事情是正确的。”


虽然心中怀揣着相同的信念,但Rapinoe 和Bird简直可以说是个性互补的典范。“我的性格比较狂放不羁,人们喜欢的就是我这一点。”Rapinoe 开玩笑道。而Bird 的个性则“更加注重隐私,注重低调行事”。Rapinoe 喜欢高街时尚和昂贵的美容产品,最近一直在考虑打肉毒杆菌,而Bird 则是个地道的运动鞋迷,不爱洗脸,只用CVS 药店的4 美元润肤露。


Bird 曾在运动员论坛(The Players Tribune)上以“总统简直恨死了我的女朋友”为题发布过一篇如今已带上传奇色彩的博文,文中她提到透过“Megan的眼睛”来看待这个世界使她不自觉地变得柔软:“Megan 她有的时候就是这样。她会先去做一件事,然后喜欢上这件事,到末了如果还有时间再去为它烦恼。而我一般都是在最初会有所担忧,然后如果有时间再去做的那种类型。”Bird 在文章末尾再次抒发了自己对Rapinoe 的爱,Rapinoe 说她在读到这篇文章的时候“不禁潸然泪下”。


她们平时在家里的时候,早上是一天当中最为神圣的时刻。早上7 点或8 点钟醒来以后,她们会“好好地抱一抱彼此”再开始新的一天,然后Rapinoe 会去准备咖啡。Rapinoe 过去曾经对饮食不太注重,但如今两人都严格遵循Bird 的健康饮食养生法。在每日往返塔科马市为期一小时的通勤途中,Rapinoe 有时会听诸如《播客拯救美国》(Pod Save America)和《发现》(Uncover)等此类播客,有时则什么都不做,享受珍贵的禅意瞬间。Bird 最近在疯狂追剧,沉迷于HBO的《亢奋》和《大小谎言》,但Rapinoe 错过了这两部剧在夏天播放的剧集,因为“我那时候出差去了”。


“拥有一个了解顶尖运动员需求的伴侣是非常难得的。”Rapinoe 说道。往往她们的行程安排是错开的,或者彼此身处异地。当她结束世界杯的比赛回来时,她在“情感上、心理上和生理上都精疲力尽。”在她到家的第一天晚上,她们和朋友们去了一个安静的地方吃晚饭。“你必须计划好,有时候这挺难的,”Bird 说道,“如果我们知道第二天休假或者事情不多,或许我们可以一起去喝几杯。”


“鉴于过去几个月的舆论关注,现在你们还敢出去玩吗?”“我们潜伏了一阵子,”Bird 说道,“紫色头发对于低调可没什么帮助。有段时间我每天都觉得‘哇,这可太热情了。’”


对于这两位接地气的运动员来说,名人效应有时会让她们无所适从。Bird 回忆起在七月的世界杯游行后在纽约的Nobu 餐厅被所有人围观女友时的经历。整体而言,无论是对她们、她们的故事、还是她们的关系,人们的反应大都是比较正面的。“从很多方面来说,我们的处境都得到了改善,但想清楚如何从容不迫地应对一切仍然不简单,”Bird 说道。“尤其是对于越来越高的知名度。我们不太习惯这样,我们仍然是普通人,你明白我的意思吧?我们不是拥有百万级别薪水、雇得起保安和司机的NBA 运动员。关于这些事情我们仍在不停地摸索。”


她们这也不是在抱怨。目前她们接到的邀约十分可观。Rapinoe 已经与企鹅出版社签订了两本书的合约。第一本将是一本回忆录,而第二本则将与企鹅集团旗下的出版社合作推出。由于跟腱受伤还尚未恢复,她目前还无法回到赛场,但她希望自己可以尽快好起来。她想要确保自己能够拥有100% 的状态,因为奥运会已经临近了。按照以往的情况,即使这两位明星运动员在未来都能够踏足日本,由于旅途和日程安排她们也不一定能在那里相见。“足球初赛将在分散于不同地点的各个赛场进行,往往要等到半决赛甚至只有决赛才会在主办城市进行,”Rapinoe 说道。“希望我们最终能够到达那里。”与此同时,Rapinoe 将会把自己的信念继续贯彻下去。目前与美国足球联盟的调节会正在进行当中,未来她还计划前往华盛顿,应发言人Nacy Pelosi之邀发表讲话。(Rapinoe 注意到他们将不会在白宫停留。)“作为女性运动员,你可能一辈子都在等待能够凭借自己的职业表现获利的那一天。目前我所得到的待遇是过去从未有过的。这非常令人兴奋。”


她希望自己对比赛的激情能够感染到球迷。“如果你是一个足球爱好者,我不知道你为什么不想来看最精彩的比赛,”她说道,“不要告诉我球迷不想看女性球员踢球、公司不想为女性球员付费,或者无法看到其中蕴藏的潜力,如果没有比这些老梗更有说服力的理由,那不过就是性别歧视。人们总是问我如何改善女性运动的现状,我给出的回答是‘去看比赛’。”


当然,如果世界给出的回应令人失望,Rapinoe知道自己会去找谁倾诉。“我真是爱死你了。”她对Bird 说道。“我总对她说,‘如果你和我分手,我绝对会崩溃。我会变成死气沉沉的一堆灰烬。所以你要想好了,因为没有你我会活不下去的。’”


撰文/Sarah Cristobal 摄影/Beau Grealy 造型/Karla Welc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