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Elle Fanning的少女魔咒

无论在荧屏内还是外,Elle Fanning的造型都能够吸引人们的目光。除了她,还有谁能把礼服穿去商场呢?

我跟随着Elle Fanning走进洛杉矶的马尔蒙庄园酒店——别误会,我可不是跟踪狂——我满心想的都是Elle Fanning是多么的完美。她穿着一条可爱的格纹淡彩色迷你裙和粗跟Gucci拖鞋,头发在头顶扎成一个丸子,一对前后摇摆的复古雏菊耳环为整套造型增添时髦气息。她早到了10分钟。


而除了雏菊耳环和守时的好习惯,Fanning最吸引人的地方莫过于她无论在哪都能由内而外散发出豁达气质。她可以抱着毫无偏见的探索欲望去尝试新鲜事物、去表演、将自身投入到广阔的世界当中。Fanning尝试过的造型包括公主舞会长裙(她在本月上映的《沉睡魔咒2》[Maleficent Mistress of Evil]中也是这种造型)、闪耀夺目的Rodarte、艺术少女风格的Miu Miu,以及在5月举办的戛纳电影节上使她风头一时无两的Dior New Look复古装扮。


尽管如此,在Fanning身上,每套造型都充满了新鲜感。


Elle Fanning

Gaultier Paris 礼服裙、腰带(用作披肩)

Chopard 耳饰

Tiffany & Co. 戒指

L’Oréal Paris Brow Stylist Definer防水眉笔


LAURA BROWN(美国版InStyle 主编): Elle,你总是享受自己所做的每一件事。我记得你(在2017 年)参加InStyle 颁奖礼的时候穿着一条全副武装的Versace 裙子,开怀大笑时仿佛一个6岁的孩子。

ELLE FANNING:(笑)我的天哪,我当时非常讨厌头上戴着的假刘海,但它是整套造型的一部分。裙子上印着Warhol 绘制的玛丽莲· 梦露印花,我很喜欢她,所以当然,我就穿了那条裙子。


LB: 听起来好像是“我要去体验一下这个”的热情支配了你。

EF: 没错,我总是充满了好奇心,还有一些恶作剧的心理。就像在《老友记》里,我最喜欢的角色是Phoebe,我喜欢她傻乎乎时的样子。我在成长过程中也经历过很尴尬的阶段,我一年里长了12英寸,我想要和学校里的所有人都不一样,我有一种莫名的自信,就好像“我希望你们来取笑我,因为这让我感觉自己很酷”。


LB: 啊,你就是那种“过去古怪又傻呆呆,但现在却成为了女神”。

EF: 没错!可能听起来有点像个童话故事,但我心中永远保留着那样的自己,虽然我现在已经在做拍电影之类的工作了。


LB: 你过去的学校里有很多演艺圈人士就读吗?

EF: 我读的是Campbell Hall 学校,位于圣费尔南多谷,但在三年级以前我都是在家学习,直到我妈妈忽然发觉,“对喔,你需要和其他孩子们待在一起。”(笑)我是四年级入学的,在那里一直读到高中三年级。我没落下过任何一场毕业舞会。


LB: 你都穿什么裙子去参加毕业舞会?

EF: 我第一次参加毕业舞会是在九年级,当时我穿了一条在商场淘来的白色Ralph Lauren 长裙,那条裙子长长的,很飘逸,上身是背心式的V 领设计。第二次参加毕业舞会的衣服是在(洛杉矶)纸袋公主(Paper Bag Princess)二手店买的,我穿了一条复古斜裁的粉色John Galliano 长裙。


LB: 你在你的十年级毕业舞会上穿了一条斜裁的Galliano !这可真是超前。

EF: 是的!那次以后我就再也没穿过那条裙子,我应该穿着它去走红毯的。你知道,我一直对时尚特别感兴趣,我喜欢打扮得漂漂亮亮的,然后扮演各种角色。从小到大,我的姐姐Dakota 和我都会模拟和扮演各种场景,但只有我们两个人。我们特别喜欢假装自己是《穿Prada 的恶魔》(The Devil Wears Prada)中的Miranda Priestly,模拟很多办公室场景。

Elle Fanning

Fendi Couture 礼服裙


LB: 天哪,真是可爱。你们办公室场景的主题总是与时尚相关的吗?

EF: 我记得是这样的。我们会穿得很特别,然后在酒杯里倒可口可乐,Dakota 总会假装生气地向我尖叫。


LB: 好吧,我完全能够想象得到。(笑)你们小的时候都有哪些时尚偶像?

EF: 我喜欢《家有仙妻》(Bewitched)中的Samantha。我会找个理由穿上一身女童子军制服,然后泡茶,通过这种方式来扮演Samantha。我也喜欢Alexa Chung 和她的1960 年代假小子风格。我妈妈总是会带我去Opening Ceremony 买衣服,这可是件大事。


LB: 我记得你在只有16 岁的时候就穿得非常时髦了。

EF: 是的,那时我刚拍了《沉睡魔咒》第一部。那是一个非常重要的场合,因为当时举办了盛大的巡回发布会。我就是在那时学会了如何通过衣服来进行自我表达。


LB: 包括那次经历在内,广义上讲,你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发现自己人生的可能性被拓宽了?

EF: 我曾经看过我姐姐经历这些,所以这对我而言也不算完全陌生。过去人们总是把我误认成姐姐,当他们知道我是我了以后,我总算松了一口气。《超级8》(Super 8)(由J.J.Abrams 编写和执导,2011 年上映)是一部大制作电影,我们参加了一系列颁奖典礼,这样的体验让我感到非常新奇。我也特别喜欢见到名人,这些永远不会让我感到腻味。


LB: 再比如呢?

EF: 我第一次参加纽约大都会艺术博物馆慈善舞会(Met Ball)时遇到了Beyoncé,那时我13 岁,简直要兴奋死了。然后见到Leonardo DiCaprio,又一次让我兴奋得差点昏过去。


LB: 接下来你又有一部大制作电影即将上映,你怎样在这种流光溢彩的世界里保持平衡呢?

EF: 你只需要不去想它。我从未尝试过将自己从中抽离,也没有这样想过。我觉得如果你想要做一个好的演员,就必须将自己沉浸在这个世界里,然后用心体会。


LB: 你会如何管理你的事业、会去追寻哪种类型的东西呢?

EF: 我会跟随我的直觉,当然啦,也会考虑到一些其他因素,比如我想要和这位导演或那位演员合作。比如说,Leo ?(笑)那可太棒了!但我不是一个精于计划的人,所以我不擅长接受采访。当然我还没到那个岁数,但我已经开始意识到我可以更深入地参与到电影(制片)之中。如果我能想到一个故事,或是读到一本自己非常喜欢的书,我就可以开始考虑这件事情。我可以做到亲力亲为。现在我正在伦敦为Hulu 拍摄一个关于凯瑟琳大帝的电视剧(凯瑟琳大帝[The Great]),预计要拍摄六个月。这部剧是与《宠儿》(The Favourite)的编剧之一Tony McNamara 合作的。我们一致认为这个故事更适合拍成电视剧而不是电影,所以我们考虑好之后就行动了。这样的事我只做过为数不多的几次,这让我觉得有些别扭和紧张。

Armani Privé 长裙、耳饰


LB: 比试镜还严重?

EF: 天哪,试镜。我不行——我的意思是,试镜我也可以,但是它会使我非常紧张。有一次我在试镜的过程中昏倒了,那次是和Jessica Chastain 一起,我没有得到那个角色。


LB: 你就在众目睽睽之下昏倒在地?

EF: 我那时候很小,但没错,我在所有人面前昏倒。那种感觉非常奇怪,灯光炫目,我感觉特别的热。今年在戛纳我也晕倒了,我有的时候就是会晕倒,当时我刚好生理期,那种感觉真是太疯狂了。它就这样在我踏上红毯的高光时刻里发生了,你能想象吗?不过这也多少获得了一定戏剧性效果。


LB: “她打扮得太过完美,以致晕倒在地。”除此之外,在戛纳电影节担任评委的感觉如何?你把这项任务完成得如同你的红毯造型般出色。

EF: 整整两周我都一直待在那里,工作安排非常紧张,必须认真观看参赛电影,并严肃地对待它们。戛纳电影节的红毯是全球规模最大的,因此对待造型你必须全力以赴。我的造型师(Samantha McMillen)和我没有太多时间准备,只有大约一个月的时间。我们去找了不同的设计师,然后我想到了用Dior裙子搭配那顶帽子的创意。


LB: 那个创意是你想到的?

EF: 没错!那是我尝试过的最喜欢的造型之一!我喜欢对自己穿着的服装充满自信的感觉。如果有人被迫穿了自己不喜欢的衣服,你是可以看出来的。


LB: 去年参加Miu Miu 大秀的感觉如何?

EF: 噢!感觉真的太疯狂了!我特别紧张,什么都没有准备,但还是去了,然后Prada 女士想到了那个创意。她的团队说:“你将作为开场模特走秀,所以一定要认真对待。”整场大秀以乡村油渍摇滚为主题,我努力地板着脸,但我并不擅长这样,所以最后还是疯狂大笑。


LB: 作为一个令人瞩目的年轻演员,当有人要求你在公众面前谈论政治话题时,你都是怎样处理的?

EF: 有时候我感觉我并不了解事情的全部,就好像,我够资格对这件事表态吗?但我认为如果人们说自己对某件事不知道或还不确信,这样也是可以的。最近在一次《沉睡魔咒2》的采访结束后,Angelina (Jolie)对我说:“你知道吗?有些问题不回答也没关系的。”我想说,还有许多事情我仍在学习。


LB: 你今年21 岁了。你达到合法饮酒年龄后的第一杯酒是什么?

EF: 我记得是在(洛杉矶的)Craig’s 喝的一杯马提尼。我特别喜欢这种酒,只不过他们没有提供橄榄。我喜欢橄榄。我们在那里吃了晚饭,然后去韩国城唱了卡拉OK,喝了很多酒。


LB: 太开心了。都有谁和你一起,你那天穿了什么?

EF: 我穿了一条For Love & Lemons 的裙子,那是一条长袖的粉色裙子,上面有一颗爱心。Dakota 和我一起,还有(Rodarte设计师)Laura Mulleavy,和(电影导演)Gia Coppola。


LB: 现在你已经长大了,以后想要做些什么呢?

EF: 噢,天哪,我想做的事情太多了。我喜欢电视竞赛节目,我想要制作一个这样的节目。我一直都爱看竞赛表演广播网(Game Show Network),我喜欢《America Says》《Idiotest》《Chain Reaction》《Family Feud》这样的节目。我不知道我的节目会是怎样的,但我的确很想做一个这样的节目。我想要尝试导演一些东西,或许出一张乡村音乐专辑。我喜欢Johnny Cash,所以我可能会出一张翻唱专辑,还想拥有一条自己的服装系列。

Elle Fanning


Valentino 高级定制长裙

Chopard 手镯、戒指

L’Oréal Paris True Match Super Blendable蜡笔遮瑕膏


LB: 你目前还签有一份诱人的欧莱雅合约。你对“价值”是如何定义的?

EF: 我和我的妈妈、姐姐还有祖母一同生活在一起。所以我的生活中一直有很浓烈的女性赋权色彩。这个世界上有着许多不同种类的女性,知道这一点是非常重要的。我不喜欢有人说,如果想要变得强大你就要把外表变成这样,或者如果想要显得柔弱就要使外表看起来像那样。这些刻板印象并不是真的。我的价值在于我知道自己可以是自己想成为的任何人。在《沉睡魔咒》中我扮演了一位公主(Aurora),她是一个非常女性化的形象,但同时也很强大,因为她并不因自己本来的样子而感到害怕。在我身上同样也具有这种特质。当然,这一版本的故事与之前版本不同的是,我并不需要拿着一把剑来战斗才能使自己变得更强。


LB: 更有价值。

EF: 没错,就是这样。


LB: 我看到有人说你是Kate Middleton 的表亲,你和她有过联系或者互动吗?

EF: 那是在Ancestry.com 上对我和我姐姐进行搜索过的人说的,然而,没有(笑),我从没见过她们中的任何一个人。她可能从来不知道我是谁。


LB: 你不像全世界的其他人一样对皇室家族着迷吗?

EF: 我经常会去伦敦,所以我感觉我也算有些了解吧,我也会读《每日邮报》。(笑)


LB: 那我可以拿这件事去爆料了!最后一个问题。你在拍摄《沉睡魔咒2》时都从Angelina 和Michelle(Pfeiffer)身上学到了什么?

EF: 当我听说Michelle 也会参与这部电影时,我意识到第二部电影的主题将会与权力有关。它将聚焦拥有权力的三代女人,探讨她们看待权力的不同方式。至于Angelina,我和她拍摄第一部电影时还很小,那时候我非常紧张,我妈妈一直陪着我。如今我长大了,她也会以不同的方式和我相处。我们讨论各种事情,一起去玩彩弹射击。


LB: 你玩彩弹射击的时候进攻性强吗?她呢?

EF: 天哪,她的进攻性很强。(笑)我们可以一起出去玩,因为她要和孩子们待在一起,所以她都会尽量把活动安排在周末。我之前从来没玩过彩弹射击,所有人都全副武装,整个场地里只有我们这群人,她所有的孩子们都在。我们两个不是同一队,我表现得太糟糕了,我击中了他们保安的脖子,他还是我的队友!(笑)Angelina 真的很厉害。


LB: 我看过《特工绍特》(Salt),她简直就是一个职业杀手。

EF: 没错。我很擅长闪躲,所以我就一直躲。


摄影师/Pamela Hanson 造型/Samantha McMillen

发型/Jenda Alcorn 化妆/Erin Ayanian Monroe 美甲/Mel Shengaris

撰文/Laura Brown 监制/Kelsey Stevens Production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