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乔欣,爱与成长的勇气

乔欣说现实就像把刀,刺醒了原本活在童话里的她。但这未必是坏事,她读懂了什么叫“知世故而不世故”。在她的心中,那是人最有魅力的时候。

乔欣

SANT 流苏毛衣

Bottega Venata 浅蓝色短裙

TASAKI Atelier Surge 海浪系列白金钻石珍珠耳夹


在后台候场时,乔欣听到《花花万物》的主持人蔡康永正在介绍她。和许多同龄人一样,乔欣看着《康熙来了》长大,这一瞬间有点像发梦,或是梦醒来,发现梦里的人站在眼前,距离曾经屏幕上的偶像那么近,她有点庆幸自己是艺人,才获得了这样的机会。


不过只要稍稍了解一点节目录制的流程,就会知道,录之前要对台本。用乔欣的话来说,台本里是些“非常保守”的问题。谁也没想到,蔡康永和徐熙娣坚持了“康熙”作风,将台本丢到一边,Free Style 地提问,当她无法招架时宁愿选择不说, 也不愿顺口编出个轻巧的谎言:“不爱说谎,也不主动说谎,我一说谎话都说不利索。因此,面对公众,我说的一定是真的,我不愿意欺骗观众来立人设。”


在现在的大环境下,她担心自己表达得不够准确而影响他人,或是被过度解读,登上了热搜,她再出面回应,又一波热搜,一次次占据公共资源,因此她干脆选择笑而不语。


比起直面摄像机的采访,我们的这次聊天或许显得更自在随意、无所顾忌些,乔欣可以大方地展露自己的好恶、悲喜和棱角,如她所说:“也许因为我们是演员,说话是需要有点态度的。”所以当被问到“ 女生体重多少算胖”的时候,她会反问“为什么不问男生多少斤算胖呢?”关于眼睛,对于网上各种传言忿忿不平的她干脆直接录一个眼妆的教程视频来进行有力的回击,更是耿直委屈地直言:“我要是整了也就算了,没整为什么要说我呢?”连分享包包时也要说“只选对的, 不管它贵不贵”,因为她认为很多东西一味追求价格,你会忽略它的价值, 不适合自己的,无论便宜与否,这本身就是最大的浪费。


我只想做好乔欣

一切是从“后欢乐颂”时代开始的。

“谁都一样,只想听夸,不想听骂。”乔欣说,“但硬要我选一个的话,冤枉我比骂我更让我生气。”


好像作为演员本应该习惯这些莫须有的议论。但她还是为“富二代”“白富美”“三亿豪宅”这样的标签感到无奈。她强调又强调:自己是看《康熙来了》《绯闻女孩》长大的,这丁点儿娱乐精神还是有的,但一条两条直到每条公号都在拿这事儿做文章,“白富美”俨然成了“乔欣”的前缀。可惜澄清和解释好像没有声量,可这也不是我的初衷,我做演员不是为了这个标签。我不希望每出来一篇文章都给我带个‘白富美’的标签。”


乔欣笑言自己原是一个爱吃瓜的群众,但现在发现“吃瓜者恒被吃瓜”,时不时吃着吃着就吃到了自己的瓜,关键吃到的瓜还是彻彻底底的假瓜。她直接拿出手机,打开自己的朋友圈:“你看这个公号——我截图发朋友圈了——写着‘单说管理能力,乔欣要比杨天真厉害多了,前者也不是小绵羊’。我就‘哈哈哈,现在营销号都疯了嘛!’也太荒唐了吧。”看了这堆扯到自己的假新闻后,乔欣痛下决心,取关这些公号:“写的都是假的。可能只为满足吃瓜群众对于这个圈子的想象吧,可能他们只希望事件反转反转再反转,才觉得够劲儿够有意思。”


可是也正因为看多了别人口中虚假、不真实的“自己”,她觉得,自己又进化了一点。清楚自己是谁,清楚自己在做什么;别人说什么,让别人说去。“很多人,他们想听真相吗?并不想,只听个高兴。从我的角度来说,我做好自己就够了。

乔欣

Tory Burch Resort 2020 Deneuve 连衣裙


独角兽少女成长记录

乔欣喜欢独角兽,但如果一本正经去问“为什么喜欢啊”,那就是一个很没有少女心的问题了。


乔欣答:“就喜欢啊,没什么意义。”想了想,“可爱,好看,梦幻……”她有很多独角兽的玩偶,衣服上、拖鞋上也会有独角兽的踪迹,以及那个幻想中的、专属于乔欣的“独角兽婚礼”:

“虽然世界上并没有独角兽这种动物,但我也要有一匹白马,头戴一个犄角,然后那个人要骑着独角兽出现。对了,现场还要有小鹿斑比,小兔子,还有小雏菊和小松果……”


乔欣骄傲地宣布,自己要是发挥聪明才智的话,那些偶像剧的桥段都显得烂俗;我要是个男生啊,可以用浪漫掠夺无数女孩儿的心。话语间带着一丝童趣与认真。


她承认,自己有很少女的一面,爱幻想,也愿意把所有人、所有事都想得很美好,“但现实就像是把刀子,我不希望自己是个傻女孩,原来的我看人看事会倾向于好的一面。现在,我成长了——不八面玲珑,但也要努力做到无孔可击”。


“你理想的生活状态是什么样的?”“ 拍喜欢的戏,做自己喜欢的样子,还有……等会采访结束后吃一点喜欢的东西。”她说,“一路磕磕碰碰地成长,越发觉得适当的满足自己非常重要,在我看 来,少女心和舒适是生活必备呀。”


在中央戏剧学院念书的时候,老师常对他们说,拍戏很苦。她还想呢,拍戏能有多苦啊?“我以为自己能吃苦,能受委屈,后来才发现那是因为我压根就没吃过苦,没受过委屈”。某一次到小兴安岭拍戏,零下二十几度,冻到不行,草原下雨,脚踩烂泥,在山里一站几小时,她才知道了,拍戏是真的苦。


她也明白,自己可以掌控的事情少之又少。“你很难控制这个戏是不是自己满意的,控制不了最终导演会选哪一条,控制不了会不会中途改剧本,控制不了剧集播出后观众喜不喜欢。”就算没达到自己的标准,有时候现场的时间可能也不允许你重来一条,她不能做“执拗的艺术家”,那只会把大家全都逼疯。但更因如此,属于自己的那一趴“我会全力以赴”,说这话时眼神坚定,那里好像在说着对表演的赤忱与热爱。


她告诉自己,没关系的,受尽人生所有磨难,就如体验,但人只有这一辈子,为什么不把这一生活得多姿多彩呢?


“以前拍戏,觉得三个月好累,等我拍完后一定要去干个什么好玩的事儿。现在的我,就要每一天都开心,今天拍完戏回来,泡个澡听着音乐很enjoy,亮哥送我一个超大的投影仪,我看一个放松的综艺,或读一本很有意思的书,当下就是开心的。三个月后,也许还有一件美好的事情在等着我,但当下的每一刻我又比之前更开心了一点。”


我问她,之前在《我和我的经纪人》节目里说“希望我们永远不缺从头再来的勇气”时,你在想什么?“哈哈哈我当时正处在需要做出一些决定的时候吧。我觉得大多数的我们在做决定前总是迷茫纠结、左右摇摆的,但是正因为结果的未知性,其实错了也不可怕,要的是我们都要拥有从头再来的勇气与决断。我们都不像18 岁时那样莽撞,不计得失地去表达、去选择, 但我想告诉自己,每一次重新出发都充满意义。”

乔欣

Chloé 褶裥高领真丝衬衫


永远拥有爱的能力

刚播完的《我不能恋爱的女朋友》是乔欣演的第一部偶像剧。去年的夏天,她遇到了丁小柔。在她心目中,所有女生都曾梦想过成为偶像剧的女主,当然,她更喜欢的是丁小柔这个角色,喜欢她身上的蠢萌,喜欢她的单纯,“就是那种一边还和闺蜜诉苦掉眼泪呢,突然吃了零食,就瞬间高兴了,也不哭了,然后开始想着冰激凌……我想她一定是一个过得很快乐的人”。


在杀青那天,她更是发长文来告别这个可爱的女孩:“我相信每个女生都幻想过自己是偶像剧的女主,傻傻的,不用太聪明,永远不用向命运投降,翻山越岭磕磕绊绊但还是会被老天眷顾遇到真爱。小柔就是,我喜欢发生在她身上那些让她倒霉又悲催却不会把她打败的恶作剧,我喜欢她真诚善良还幸运的被周围人爱着。”


变成“丁小柔”傻呵呵地过了三个月,在更长的等待后,她终于和观众正式见面了。只要有时间就会和大家一起追更新,看着大家对小柔点点滴滴的讨论与评价,她也会心里跟着说:对啊,丁小柔真 是蠢死啦! 可是随着剧情发展,乔欣越发羡慕起丁小柔 :“现在很多 人聪明,可谓机关算尽,而我喜欢笨笨的她,即便经历了那么多苦难,告白失败了那么多次,翻山越岭,但最终得到真爱。”


那部戏,夏天拍的,因为有了丁小柔,乔欣觉得那个夏天过得特别美好。

她其实一直是将“爱”放在第一位的人。


在所有的场合,乔欣都说,杨紫是她最好的女生朋友。她也相信,自己一定是杨紫最好的女生朋友。就像之前有采访问乔欣“你最近和杨紫联系是因为什么”,她答“朋友之间的联系不用找理由,想联系就联系了”。


她知道,也见到,演艺圈好多闺蜜,到最后都分道扬镳,她和杨紫私下甚至也讨论过这事儿。“我们俩说好了,以后要是遇到任何误会,都要沟通,直接沟通,不要通过团队,不需要那些,我们自己沟通。名利怎么会比朋友重要呢?名利是一时的,朋友是一辈子的,不是一部戏、一个代言、一个热度那种当时当下,最多几个月的事儿。”


当乔欣发微博或当众说“我和杨紫是一辈子的朋友”,网友会说,别这么发,小心以后打脸啊。乔欣却完全不在乎:“那时我连友情都没了!还怕什么打脸啊!”


她一直认为最浪漫的一句话是“我的野心斗不过缠绵,三两心事皆付红颜美眷”。也许在旁人看来,这样的人过于沉湎情爱,但在乔欣看来,那是浪漫的极致,是重情的表现,“不需要每次都做出所谓聪明的选择,只需要一直站在身边。”


人和人之间,并不是时刻都要务实、有板有眼的,更多的时候我们需要浪漫,需要宠爱,我们每个人都要积极地热爱生活。


“永远都有爱的能力,这是我们生活的方式。”乔欣语气坚决,无论如何,都无法改变她对爱最初的那种执着——对所有的爱。相信爱比不相信爱需要更多的勇气。


摄影师/郭濮源 造型/Jal Lu 化妆/孙琦 发型/Jason 制片/Lisa 编辑/金莺、Tracy Li

撰文/陈惊雷 摄影助理/小侯、宇超 时装助理/Wendy 制片助理/小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