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回望11年:变化着的中国品牌

今年,我们怀着一腔热血和豪情迎来祖国70周年的生日。伴随着中国经济文化繁荣蓬勃的发展,中国本土时装品牌的成长也有目共睹,已经成为不可忽视的时尚力量。

在InStyle优家画报创刊十一周年之际,我们见证了中国时装品牌的变化,并因为这些变化而觉得欢欣鼓舞。变化,是这个荒诞世界的结局和全部意义,也是所有时间空间的开端。对于时尚来说,变化几乎是亘古不变的真理,而诠释这一真理的,便是一个又一个日常耕耘的时装品牌。


鄂尔多斯


鄂尔多斯

1980年,鄂尔多斯羊绒集团的前身——伊盟羊绒衫厂成立,1981年正式投产,中国的羊绒工业就此揭开了新的篇章。经过几十年的发展,鄂尔多斯已经从当初投资200多万元以补偿贸易方式建成的羊绒衫厂,壮大成为总资产超700亿元、年销售超400亿元、员工4万余人的行业老大。鄂尔多斯集团已针对不同细分市场消费者的需求,逐步建立了全品牌家族。近两年,鄂尔多斯也在不断丰富自己的产品线,包括顶级羊绒品牌“1436”、面向新兴中产人群的时尚化国际化的“ERDOS”、面向成熟品质客群的专业化的“鄂尔多斯1980”、面向都市年轻客群的“BLUE ERDOS”等几大细分类别。


可持续性发展,是鄂尔多斯集团这两年一直都在探讨的主题。在品牌层面,鄂尔多斯通过跨界合作的联名款和影响力,使用新型环保材料、推动回收循环羊绒制品的研发和销售等方式持续发声,宣扬草原永续、天然环保等可持续发展理念。在供应链层面,关注山羊的生存环境、建立示范性牧场,保护培育超细山羊种族,关注羊绒制品生产过程中的绿色概念,推动建立国家标准。鄂尔多斯也建立了自己的绿色工厂,为整个地球的可持续性发展做着自己力所能及的努力。


JNBY


JNBY

JNBY 应该算是国内女装行业的一股清流,作为中国独立设计师品牌,在二十多年的发展中早已壮大成为一个巨型的时装集团。1994年在杭州成立的JNBY,整个集团旗下的品牌,都呈现出一种人文主义关怀,一种纯粹的中国式的浪漫主义。创始人李琳,从来没有想过自己在杭州街边开的一个小店,最后会成为一个在港股上市的企业。JNBY 在作为单一品牌发展了10年之后,整个集团才决定要丰富自己的品牌矩阵。从2005年开始,才渐渐拥有了许多子品牌,包括定位于新职场女性的女装品牌less。


同样是2005 年,JNBY开始自己征战海外的旅程,在俄罗斯、日本、美国等国开设门店。俄罗斯对于JNBY来说是出海的起点,如今哪怕在距离贝加尔湖最近的北纬52度城市伊尔库兹克,都能在商场里看到JNBY的门店。作为国内首家上市的设计师品牌集团,JNBY卡住风口,凭借着独特的粉丝生态体系,在2019财年各项核心经营数据良好,不但经营零售店总数和会员账户数显著增长,旗下的品牌组合也更加地多元化和细分化,推动业绩持续走高。截至2019年6月30日止的12个月,公司实现总收入为33.58 亿(人民币,下同),同比增长17.35%,线下渠道和线上渠道的收入比重分别为88.1%及11.7%;净利润4.85 亿,同比增长18.1%。

Dazzle


Dazzle

Dazzle 母公司地素集团的故事开始于2002年的上海,并在十多年发展之后,在2018年成功上市。集团于2005年推出“DAZZLE”品牌之后,2010-2011年间先后推出“DIAMOND DAZZLE”和“d'zzit”品牌,分别覆盖中高端、高端和中端品牌女装市场。2017年下半年推出男装“RAZZLE”品牌。整个集团秉持着“让每个人成为更美好的自己”的理念,在近十年的时尚疆土中开垦驰骋。公司2018年实现营业总收入约21亿,同比增长7.9% ;实现归属于母公司所有者的净利润5.7亿,同比增长19.6%,每股收益为1.55元。2019年第一季度,地素时尚实现营业收入5.84亿元,同比增长13.53% ;净利润为1.95亿元,同比增长32.58%。


2018年地素时尚的门店数量达到1062家,处于行业内中游位置,这表示仍有较大提升空间。但地素集团表示相比开店的数量更关注开店的质量,也就是店效的提升。这份理智的平常心,也为DAZZLE十多年来的稳扎稳打奠定了基调。进入2019年的DAZZLE,将会继续“BE BRILLIANT,BE DAZZLE”的命题,它不只强调女性外在的明媚,事实上,更在意其内在的充实丰富。这是一个外表叫人如沐春风,更是“眼里有光”的女性!自2019年起,刘雯成为DAZZLE的品牌大使。


Peacebird


Peacebird

Peacebird这两年颠覆性的进步是所有消费者有目共睹的。品牌时髦的产品和先进的品牌形象,圈粉无数。Peacebird创立于1995年, 算是中国本土品牌元老级的人物了。最开始Peacebird更多地关注在男士休闲服装,当时这一块的市场是有所空缺的。之后一直沿着这条老路在走的Peacebird,也并没有淡出人们的视线,直到2017年,Peacebird迎来了自己的新纪元,在完成A股上市之后,在品牌形象和产品设计上,创造了另外一个新高度。2018年度,大幅改变之后的Peacebird实现营收77.12亿元,与上年相比增长7.78%,实现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5.72亿元,增幅达27.51%。


2019年双11期间,太平鸟全品牌单日零售额创下9.17亿。其中,太平鸟男装单日销售额创3.08亿,居男装品类第3名;太平鸟女装和乐町分别以2.78 亿和2.18 的业绩分居女装品类第6名和第7名,童装MiniPeace 单日销售额创8030万,位列童装品类第8位。产品的研发和形象的建设已经成为Peacebird的核心竞争力,通过这些好的产品完成跟消费者的互动和沟通,是Peacebird转型并且获得成功的关键。

Ochirly


Ochirly

Ochirly,赫基国际旗下的中流砥柱,也是集团这几年最趋向成熟的品牌。如果说最开始,Ochirly的品牌定位或者形象还不明确,这几年却已经在竞争激烈的时装市场杀出一条血路。Ochirly创立于1999年,在这20年的发展中,不断摸索前进。在最初的十年间,赫基集团一系列对于品牌的动作,使Ochirly走向快速发展的道路,建立了属于自己的产业生态环境,充分享受了中国经济发展的红利。在2011年获得LVMH投资之后,整个集团从产业运营跨向资本运营,从国内运营尝试走向国际化运作,从品牌运作走向多品牌管理。这一系列转变背后是赫基集团对行业、对中国经济发展以及对世界经济趋势的理解,也是Ochirly全面打开女装市场的内在原动力。


再来看看Ochirly的母公司赫基国际集团。其总部位于广州,2011年股市值约20亿美元(约150亿人民币)。同年,LVMH旗下投资基金 L Capital Asia 以2 亿美元买下其10% 的股份。这是当时外国企业在华投资金额最大的一笔交易,当时赫基集团公布的公司估值为20 亿美元。据相关数据,2015到2017年赫基集团直营模式收入分别为23.65亿元、26.94元和29.43亿元,占集团主营业务收入之比分别为39.15%、42.12% 和45.14%,截至2017 年总资产高达52.98 亿。


Marisfrolg


Marisfrolg

玛丝菲尔集团于1993年建立,经过二十多年来行业内的沉浮,先后建立了Marisfrolg、Marisfrolg.SU、ZhuChongYun、AUM、MDC等品牌,并于2014年收购了意大利著名时装品牌Krizia。Marisfrolg是玛丝菲尔时尚集团的主力品牌,已有24年历史。品牌以简约、优雅、纯粹的设计为代表风格,以大气、高端为鲜明语标。同时选用质量优良的面料,采用技术纯熟的剪裁,用百分百的工匠态度去打造每一件产品,给顾客以最专业的服务和体验。


品牌创始人朱崇恽女士曾在一次采访中谈道:“服装不是一个孤立的东西,它有时代的气息和节奏。”玛丝菲尔的时尚友人众多,名人的巨大影响力和各自的独特气质都进一步拓展和丰富了品牌的语义。在品牌理念、市场定位、营销策略等的多重作用下,玛丝菲尔在商业方面成绩斐然。集团于2011年就实现了集团年营收20亿,并以每年不低于30% 的增长速度,始终屹立在中国高端服装市场份额占有率TOP3的位置。时至今日,玛丝菲尔集团已在中国106个城市和意大利米兰、新加坡开设了800多家门店,有海内外员工6000多人。

EP 雅莹


EP 雅莹

雅莹集团成立于1988年,距今已有30多年的品牌积淀。三十年来,她用自己的东方式思维对时尚进行解读,用工匠主义精神研发产品,用优质面料来支撑华服,用审美引领风潮。从1998年开始,雅莹在沿用丝绸真丝面料的基础上引进毛纺和针织面料,在招牌丝绸产品销售稳中求进的基础上进一步丰富了核心产品的品类,增加了消费者对雅莹产品的选择。经过6年的发展,雅莹集团于2004年开创性地引进了较为国际化的品牌运作理念,为雅莹后来的发展奠定基础。


到了2015年,雅莹的国际之路进一步拓展,EP 雅莹为米兰世博会设计的中国馆的馆服“小雅”一经亮相,便获得好评。在品牌自身优化升级方面,雅莹集团于2016年实行EP和YAYING的双品牌策略,在客户群的划分上更具有针对性,在花开两朵的前提下,各表一支。


若论起30年来支撑雅莹长盛不衰的动力为何,除了保证时装的质量之外,雅莹对于中国传统的继承和创新则是品牌保持特色与生命力的重中之重。“当代性”作为EP 雅莹的设计总监田玲对品牌东方美学的具体诠释,雅莹时刻关注当下与传统之间发生的微妙联系。在设计主题方面,中国传统的自然、艺术、人文是品牌不竭的灵感来源。同时,当代科技与传统技艺的完美融合也深刻展现了雅莹最广阔的“当代性”东方主义情怀。


例外


例外

“例外”在很多人心目中,是飘逸又超然的。早在1996年,品牌创始人马可和毛继鸿就在广州创立了“例外”。提到“例外”就不能不提马可的秦俑系列:马可用竹片,木片和麻绳,纯手工制作的秦俑系列服装,一举获得1994年兄弟杯的金奖,从此马可东方的设计理念与风格逐渐形成,奠定了“例外”女装参天树的根基。


“本源、自由、纯净”是“例外”多年来的执着追求,品牌崇尚“人性的真实和释放”,旨在发掘衣服后面隐藏的人的自信与内涵,而非华而不实的行头本身。也恰恰是这种特立独行,以不变应万变的品牌自信,让“例外”从容度过了一次又一次外部和内部的双重挑战,在琳琅满目的国内市场中成为松柏常青。


在保持不跟风的品牌风格和理念的前提下,“例外”极其重视服装本身的面料研发,设计创意和用户感受,例外董事长毛继鸿曾表示:“大多数服装品牌把80%~90% 的时间和精力花在视觉上,而“例外”把60% 的时间和精力花在触觉上,希望通过全身的触觉将舒适的感觉和自信的力量传递到内心。”此外,在渠道探索方面,“方所”是“例外”的重要延伸,并逐渐自成一体,成为“例外”美学及其人文关怀和生活方式的重要代言。

李宁


李宁

在中国运动品牌中最具影响力的李宁,在这些年的变化有目共睹。1989年,“体操王子”李宁退役,1990年他在广州成立李宁有限公司,并在2004年在香港上市。在李宁发布的2019半年财报中的数据显示,公司营业收入同比增长33% 至人民币62.55亿元,而归母净利润同比增速高达196% 至7.95亿元。当日,资本市场给予热烈反响,股价一度大涨13%。


2008年,当李宁在鸟巢点燃北京奥运会主火炬,品牌影响力达到巅峰。2011年营收利润出现下滑,2012年TPG合伙人金珍君接任张志勇担任代理行政总裁,大刀阔斧推动公司业务由批发向零售转型,优化产品研发生产流程,为业务复苏奠定基础。2015年,创始人李宁宣告回归,担任公司代行政总裁,重启“一切皆有可能”口号。公司从传统运动装备提供商转型为“互联网+运动生活服务提供商”。2018-2019年,李宁品牌先后在纽约时装周和巴黎时装周亮相,令人惊艳,知名度进一步得到提升。2015-2018年,公司收入从70.89亿元上升至105.11亿元,净利润由0.14亿元上升至7.15亿元。这些年的厚积薄发,让我们看到了李宁今天的成绩。李宁将奥运精神带到了品牌经营中,李宁一直都在更高、更快、更强的道路上高歌猛进。


SONG OF SONG


SONG OF SONG

歌中歌(SONG OF SONG)隶属于深圳影儿时尚集团,至今已有11年的品牌历史。11年来,歌中歌专注于为现代女性提供优雅的时装。精致、感性的风格与中国女性的内敛浪漫相结合,共同营造出独一无二的歌中歌式美学。秉持着印花和刺绣传统,面料与工艺,歌中歌于2012年面向全国推出高级定制服务,开创了“中国高级定制”新的方式。


在高级定制的服装单元中,歌中歌引进法国、意大利顶级面料的同时,结合中国传统锦缎和丝绸,使二者在现代科技和手工缝制的运作下呈现出焕然一新的面貌。品牌概念和工匠精神在这里被发挥出来,成为国内新女性出席晚宴、公众活动等的又一选择。2018年9月和2019年9月,连续两个季度,歌中歌登上米兰时装周的舞台,其细节之美和艺术之心、东西方工艺与当代时尚在米兰时装周得到淋漓尽致的体现。


撰文/卢笛、张淑铭 编辑/叶超William Yeh 设计/D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