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杨紫,蓄满能量随时再出发

她坦白自己有时候会感觉到疲劳,“我拍戏的时候还好,就是有的时候一些活儿都堆在一天里一起拍,从早到晚的,会让我感觉疲劳,因为它跟拍戏不一样,需要不停地换地方换装之类的,相比较之下,拍戏会更规律一些,而且拍戏会有创作的兴奋感。”但从她脸上丝毫看不出任何倦怠的痕迹。她把自己的精神状态武装得非常到位。

杨紫

Fendi 蓝色收腰套装、金色长项链


连生日都是哭着过的

杨紫和工作人员匆匆忙忙走进了夜间的摄影棚,来不及跟任何人寒暄,便已坐在化妆间的椅子上,开始和摄影师、时装编辑、化妆师、发型师等一干人快速沟通拍摄方案。


这是她当天的第三场工作。“我前阵子一部戏刚杀青,之前在剧组没法请假,欠了一堆债,现在出来就拼命还债了……”她苦笑着说。美甲师正在为她做指甲,发型师和助理正在绕着圈为她吹头发,还有工作人员则密切观测着进程。此时的杨紫就像是一颗木星,周身围满了各种见缝插针的卫星。每个人都在竭力配合一名正当红的女演员以求效率最大化。


这位生于1992 年的女孩前些天刚刚在剧组里度过了她27 岁的生日,那天也刚好是她这部新戏《余生,请多指教》杀青的日子,但生日并不意味着她可以得到导演的恩宠,她的最后一场戏是哭戏。因为导演想要镜头的呈现效果更好,不同的角度,不同的机位和方向,连续拍了好久导演才喊“过”,等她拍完,时间已经到了凌晨四点。也算是一次特别的庆生经历。


“我们导演喜欢讲一些很大的东西,他不会束缚你跟你说具体要怎么演,他想要你能够懂他的那个点。他特别空灵,老是说什么‘感觉’。(笑)每次他跟我讲完戏之后,我就都是问号。因为我没有达到他想要的境界,不能听懂他到底想让我往哪个方向走。所以第一个月我都是在不断地自我调整,有很大的失落感。演完之后他经常会说,嗯……还是有点不对,再来一遍。导演经常在拍完之后看回放,然后开始深思是不是有更好的表现形式,就会再调整换一种方式,重新再来个十几二十遍,最后感觉差不多了就会说,那就先过吧。我觉得这样的导演也挺好的,就是他会在最大程度上激发我的潜能。”


就像在一条过于平直的公路上开着车,人会渐渐陷入一种困顿的状态,需要一段持续的转弯和上坡下坡来重新感觉到驾驶的乐趣,她珍视这样的机会。演了十几年戏,她已经越来越顺手,运转得越来越滑溜,但对于演员来说,这种“滑溜”同时也意味着程式化。她需要这么一个“苛刻”的人来敲打自己,让自己保持警醒和敏锐的状态。


事后回想起来,她会觉得这种痛苦也是一种把自己往前推的动力。“如果导演一次就说过了,我会觉得那可能导演就是想要这样的感觉,就不会再去提其他的意见以免破坏导演的想法。但就因为导演一直这样不让我过,我可能就得把我想的东西都给表现出来,可能就会有不同的感觉。可能因为以前演过太多类似的角色,有时候会出现一种习惯性的东西,失去了一些敏锐的感觉。”


她自己也不想墨守成规。“其实第一个星期演得特别不顺。拍了一个多月之后,我虽然已经进入到角色了,但有时候还是会担心是不是跟以前的角色表现形式相似,因为我演的角色,在某些部分其实是有相通性的,我想跟以前不一样。所以我拍完一场就看一次回放,觉得不行,还是像我以前演的角色。直到中期了,有时候别人觉得OK了,但我还是会想是不是可以更好。”她想寻求某一种突破。

杨紫

Acne studios 灰色毛呢西服外套、皮质腰带

Dsquared2 黑色打底吊带

Longchamp 黑色皮质短裤


这是真的,这不是梦

2019 年夏天,是杨紫的井喷期,就像一座休眠已久的火山猛然间喷发,释放出巨大的能量。


七月伊始,一部《亲爱的,热爱的》直接宣告盛夏收视热度的全面开启。一时间,几乎整个社交网络都在谈论“韩商言”和“佟年”的爱情,就像是一包超大号的狗粮撒遍人间。但网络上的流量再如何汹涌,都比不上现实中的狂热来得令人震惊。


“我没有料到它在今年夏天会有这么好的成绩,当大家都来祝贺我的时候,我还在想,这是真的吗?我真正意识到这部戏有多火,是去天津参加粉丝见面会,因为粉丝太多了,活动取消了,粉丝就在我们住的酒店下面,都站满了。我就在想,哇,这是真的吗?然后在我们回来的路上,我在加油站下车去买点零食,看到便利店里的女孩正在看《亲爱的,热爱的》,去上厕所,看到保洁阿姨也在用手机看这部剧,包括我在飞机上,在休息室,旁边的人也在看。我就知道了这是真的,不是在做梦。”


但她并没有因此狂喜甚至得意忘形,相反,她内心深处涌动着一股隐隐的不安。


“现在很多人采访我都会说‘你是锦鲤带红男演员’,我说你们不要说这句话,每部戏的成功都是大家一起努力的成果,不要把我抬得那么高。如果下一部戏不行,大家又会拿这个来说,哎呀杨紫不行啊。我觉得就是得有一个平和的心态,想想那下一步应该怎么走。”


就像是一个人本来以为自己是处于梦境中,结果突然发现,这不是梦,这就是真实的世界。于是产生无法控制的不安——因为明白自己接下来必须更加慎重了,不能再像做梦那般轻率。


“以前《欢乐颂》是和姐姐们一起,然后《青云志》也是因为有峰哥和丽颖姐,后来《香蜜》到《亲热》,都是因为每一个人都努力了。但对我来说,我觉得这也算是老天爷给我的幸运吧,然后我自己其实也一直在给自己一些压力,希望每一部作品都可以更好。”


她不是那种特别心安理得地享受自己成功的人。“但我会鼓励我自己,我觉得这一切都是我努力得来的。我觉得也没有什么,就是继续努力吧。”


转身到了大银幕,她又成为了两个截然不同的人。这两部电影也颠覆了她以往的形象。


“我演的职业、性格、形象都跟之前不一样,比如《沉默的证人》,我演一个法医,穿牛仔裤,紧身的。我不喜欢露,试装的时候就跟他们说多给我穿点儿啊,(笑)导演在旁边看了就说,你这样很美,你为什么不把自己女性的曲线给露出来呢?我说我没有露过,不是很适应。(笑)他说,那你要多尝试啊。于是我就被迫穿上紧身的牛仔裤和特别短的短袖。”但是在这两部电影里,她改变的不光是形象,更重要的是心态。


“戏里有一幕男演员拿着枪从我胸口一直指到小腹,换以前我都会觉得哎呀接受不了,但尝试了以后也就很自然地接受了。而且我都二十六七了,觉得这些能体现女性魅力的角色也应该去尝试一下,给大家新的感觉。《烈火英雄》里我演的是一个职业的防火监督员,比较雷厉风行比较干脆,也跟以前的那种小女孩感觉很不一样。”


她感觉自己的接受度和承受度变得更高了。就像啪的一声,身体里的某个机关被打开,她源源不断长出新的机体,变成了一个战斗力更强的机动战士。

杨紫

ochirly 牛仔上衣 、白色牛仔裤

MO&Co. 黑白毛绒外套


“仍然有新人的忐忑感”

去年有段时间,因为连续拍了很多年的戏,杨紫身心俱疲,决定给自己放一个长假。“就感觉很累,因为那段时间其实基本连着在工作,一天都没有歇过,包括过年当天也是在春晚,没有怎么陪家人,就决定要休假,也陪一陪家人,其中真正的休假是两个月,这两个月是连广告、拍照和任何公开场合都不参加。什么都不安排,就在家呆了两个月。两个月后要还债了,拍了一些广告和照片。”那是她这几年来休息最长的一段时间。就像在水底太久了终于能够浮上来缓一口气,她舍不得立即又沉下去。


“中途有人说休息时间太长了,你应该出来了。”她大笑,“还想再休息。直到下半年我觉得,不行我得拍戏了,因为实在是休太久了,会养成一种惰性,越休息越舒服,到了剧组以后就会适应不了。”


别的演员会不自觉地让自己进入这种高强度的工作里,如果没这么忙反而会觉得心慌,有危机感,害怕自己被行业抛弃。但杨紫在休息的这段时间里却完全没有这样的顾虑。


“没那么忙当然会更舒服啊!”她又是一阵爽朗大笑,“我会很开心,早上九点开工,下午四点就收工,实在是太开心了。但如果把我逼到每天都很累,我觉得我是负责任的人,就算我很累或者不开心,也会把工作给完成。我绝对不是那种干了一半我自己受不了就走掉了的人。你说有没有危机感,可能现阶段的我,还是想多拍一些好的作品。毕竟还很年轻。但如果实在没有好的作品,那我也不想勉强自己,那就多休息。”


拍电影对她来说,也是一种休息和养精蓄锐的方式。


“电视剧演多了之后,我会觉得演电影相对舒服一些。真的,因为电影的拍摄模式和电视剧不一样,可能拍十天还能休息一天,然后每天拍摄也会相对轻松一些,有时候当天的场景拍完之后,都不到十二个小时就可以收工了。”她叹一口气。


“因为连续剧需要你在短时间内背大量的台词,一天可能要拍二三十场戏。但是电影可能你一天就拍两场戏,可能一句台词都没有,或者只有几句台词。导演会给你非常多时间,充分调动你的情绪,在现场大家都是保持安静。但是连续剧很多方面没有办法控制,可能你演哭戏时现场特别乱,但是没办法,可能差不多就会过了。所以我觉得电影更多的是可以沉浸在那个创作的氛围中,会觉得是一种慢工出细活的感觉。”


从出道到现在,十几年一晃而过。但提及“专业演员”这个词,杨紫仍然保留了足够的自谦和自省心态,就像是一片神圣的领域,不敢轻易去亵渎。


“我会希望自己接近一位专业的演员,但不能自称是专业的演员。我希望别人提到杨紫时,会说‘她是一个好演员’。”她认真而诚恳地说。


虽然对于自己的表演已经有一些自信,“但每次刚进入剧组第一个月都还会挺忐忑的,需要磨合,进剧组前一个星期也会紧张。我每次见到那些弟弟妹妹,他们说杨紫姐姐我跟你搭戏好紧张。我说我也紧张。”她不好意思地笑,“他们就说,怎么可能?我说因为对我来说你们也是陌生的呀,我也不知道你们的工作习惯是什么样的,我也不知道导演的要求是什么。所以每一部戏我刚进组时都保留了新人时的那种状态,很忐忑,没有安全感,到了一个新的环境要从头适应。”


走红这件事,对她来说是一个惊喜,更是一个开始。“我觉得是对这么多年的努力的一种认可,也是得到了收获。其实我自己心里是一种感恩的状态。至少我没有在混。我是真的在努力往演员这条路上走,我也在努力演好每一部戏,认真过好每一天的生活,做好每一份工作,我觉得问心无愧就很满足了。”


摄影师/KAI Z FENG 冯志凯 造型/Belle Shao 化妆/王耀葳 发型/贺志国

编辑/金莺、Tracy Li 撰文/覃仙球 置景/菲菲 美甲/陈一 时装助理/小琦、聪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