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景甜 越成长,越踏实

每当被人感叹太瘦,景甜只是无奈耸耸肩,随即露出甜美笑容,像是在诉说她并非有意为之。景甜的无意还不止于此:像她这样一出道就能在电影中担当女主角的不少,但像她这样在大片中担任女主角,并且让一众大牌明星甘愿为她当配角的却不多。上帝似乎也格外眷顾这个女孩,屡次向景甜抛出绣球。得之我幸。为了这样的幸运,她甘愿付出更多努力。


“不学就没法演了”

莎士比亚说过:“这个世界就是个舞台,每个人都要在上面演出一个角色。”作为一名演员,舞台给予景甜的远不止一个角色。


一直以清新甜美玉女形象出现在观众面前的景甜,这次在新片《特殊身份》中可谓是彻底颠覆,从内而外硬朗起来。


“这个角色和我之前饰演的每一部戏里面的人物有很大的反差,演的是一个卧底女警察,人物性格非常鲜明,她很硬朗。”眉飞色舞的表情,顿时让人对看似柔弱的她如何变身刚强女警察充满好奇。


为了佐证,景甜从手机里找出各种造型的照片,像是个急于和朋友分享新鲜事物的孩童。第一次正经拍打戏,她算是吃尽了苦头。“其实这一次根本没把自己当女演员看,每天摔得是青一块紫一块的,而且这个人物性格,从拍戏的过程来讲,是基本都把自己放在一个男演员的角度去看的。”景甜说得轻描淡写,好像自己真的就是一个不怕摔不怕痛的铁汉。


为了更加贴近警察的形象,景甜把自己清空,从零开始。“之前训练就有两个多月,集中训练,每天都去,从最基本的动作学起。”不仅如此,为了让自己在打斗场面中表现得更为真实,景甜还跟甄子丹学习了很多武打动作。“这一次的打戏,和之前我们看到的古装片的那种风格是不一样的,它是近身搏斗,很多东西在地上摔来摔去滚来滚去的,都是很真实的。不学就没法演了。”


动作片经常会有危险场景,即便是柔弱的景甜也无法幸免。“第一次拍枪战戏,我完全不知道。我身边埋了七八个炸点,第一次开枪,他们说一定要塞耳塞,不然声音太大怕吓到我,我就觉得不用,没那么夸张。开第一枪我就吓到了,然后那个炸点爆了,整个从脸边擦过去,真的是挺危险的。”她一脸侥幸地吐了吐小舌头,很明显还在后怕。


她的努力显然回报丰厚,结束《特殊身份》拍摄后不久,她又接到了《新警察故事》剧组的邀约。


跟这些德高望重的前辈在一起,景甜就是乖乖听话的小女孩,谨小慎微,处处留心学习。“我每次和成龙大哥一起吃饭都特别有压力,我平时盛一碗饭,但是和他吃饭我就盛半碗,因为他不能看到别人碗里有剩饭。跟他学会的是如何去做慈善,如何去帮助更多的人。”


忘记是个过滤器

景甜不管在什么时候,都不忘做公益。对于景甜而言,做公益不一定非得声势浩大,引人注目,公益只是从小养成的习惯。“我们从小,从幼儿园开始,老师就告诉我们要帮助别人,我还记得我小学的时候学校还会组织去敬老院扫地啊什么的,我觉得这是我们从小的习惯。”


或许仅仅是靠个人习惯,其影响力是远远不够的。“其实你真的不敢想你自己一个人能达到什么效果,我觉得远远不够,一个人的力量能有多大,能做多少事情啊,我觉得还是需要有责任心在吧。”


景甜身体力行,将做公益上升到责任的高度。在微博传播的历史上,有一起值得被铭记的打拐事件,景甜参与其中。“我是儿童慈善基金会打拐行动大使,我那次因为‘回家的希望’这个项目去贵阳,受到了很大的震撼,看到那些被拐儿童,是会深深触动你的心灵的。”


景甜仍然记得她出道早期,一些负面报道的恶意中伤很轻易地就让自己愤怒了、受伤了。“刚进入这个演艺圈时,面对很多的批评,当然每一个人都需要去接受,但如果不是批评,而是恶意诽谤的话,就会很愤怒。”她故意装出生气的样子,愤愤地说,“我就是不解,不理解为什么会有人这样恶意地去伤害你。”但是说完她又不自觉地淡然一笑。


对于有关于她的评论,景甜依旧会看,但是不会特别在意。“很多东西,是不是能伤害到你,是看你在不在意。忘记就是一个过滤器,过滤掉那些不好的东西,这才是比较关键的。”


不知道是因为景甜身上具备着西北女孩的热辣性格,还是因为她的内心住着一个男性的灵魂,景甜会在有意或无意之间表现出一副天不怕地不怕的样子。对她而言,即便是困难都会变得好玩。“我愿意去挑战困难,把它变作一个更刺激的事情去做。越有挑战性越好玩。不把它想作是困难,对于我来说,征服它是一个很有成就感的事情。”不过,碰到一些恼人的小动物时,景甜也会像其他的女孩子一样尖叫、跳脚。


关于成长,景甜觉得自己长大了,比之前踏实,“年纪小的时候很浮躁,不是非常清楚自己想要什么,想要做什么。我现在就是很明白我要做一个很好的演员,踏踏实实去拍戏,一点点去证明自己,我觉得这是我的成长。”


Q & A“突破,没有底线”

Q : 新电影《特殊身份》,你觉得有什么不一般的看点可以分享给大家?

A : 对于我来讲,这是第一次打戏的戏份较多,而且第一次,这个角色和我之前饰演每一部戏里面的人物有很大的反差,演的是一个卧底女警察,人物性格非常鲜明,她很硬朗,我觉得把我生活中男孩子性格那一面也放到了这个人物里面,而且的确是付出了非常多的努力,基本所有的危险动作都是自己去完成的。


Q : 大家会比较照顾你吗?

A : 这一次真没怎么照顾我。而且这次是跟甄子丹大哥合作,他也是非常严格。大家每天见到我就完全忽略我的性别。如果每个人看到我都照顾我一下,那我自己还觉得我柔弱呢。可能是从生活中开始,每天蹲在路边和导演一起看剧本。其实生活中我也是比较男孩子的性格。


Q : 有特别高难度的戏吗?

A : 很恐怖的是,从二楼天台先跳到一个正开着的公交车上,然后打几个滚,跳完公交车后又跳到吉普车上,吉普车要开了,然后有一个镜头是我要从吉普车顶上翻下来。从车顶翻下来,不是威亚能帮到你,它是有个护绳系着。但是就像蹦极一样,你知道自己脚上拴了个东西还知道自己要翻过去,要跳下来。做之前就告诉自己,没事,他们会救我的。


Q : 从甄子丹大哥身上学到什么?

A : 他是一个完美主义者,很执着。有一场戏,我跟他在天台上争吵的戏,我们有一些肢体上的动作,有一个踢腿的动作。那是已经拍戏到尾声了,我那个踢腿踢得他不是太满意,就在那个天台上,大太阳,大中午十二点拍,一直让我踢,他觉得不满意,就问我说,你为什么不练功,我就很紧张。


Q : 在拍戏中还有什么挑战比较大?

A : 我觉得这次的形象很突破,因为之前,我们拍了有两场戏,拍完以后,甄子丹大哥就说他不太满意,觉得真实度不够,因为已经打得很激烈了,但是我的脸上还是很干净的没有伤。然后之前拍的全部都删掉都不要了,然后重新拍,他们还请了一个好莱坞非常牛的特效化妆师,那时候我的脸基本是没有任何妆了,粉底、眼线之类的都没有,然后要化得感觉整个眼睛是肿起来的那种。


Q : 会不会突破你的底线?

A : 我在造型上是没有底线的。我认为造型是为角色服务的,只要是对角色好,我都可以接受。这次会是一个很夸张的效果,同时我也希望大家看到不一样的我。全新的景甜。


Q : 当初是怎么得到《新警察故事》这个重量级的合作机会呢?

A : 当时我觉得真的没什么希望了,当时他们通知我说让我去见导演,觉得心里挺打鼓的, 然后就去见成龙大哥,第一次见他好紧张,我就觉得应该没什么戏。然后过了很久才通知我, 说是希望我去演。之前都没想过那么多, 成龙大哥是Superstar,接触后才发现,他是个平易近人的人,一点架子都没有。


Q : 他在片场也会这样吗?

A : 也是这样,他很少有特别严肃的时候,当然他会很认真地跟我们讲关于戏的内容,关于对戏,关于角色这样的。其实学得特别多的是环保、慈善、节约粮食。比如喝水,每人的杯子都写上名字,不用一次性的。


Q : 是什么让你投身到公益事业中去?

A : 我没有把慈善当成工作。我觉得这是我们从小的习惯,所以我希望把这个事情变成我的习惯而不是我的工作,要保持下去,做慈善不是一时之事,更重要的是延续。


Q : 做了那么多年公益,有什么让你记忆犹新的事情吗?

A : 我是西安人,西北地区缺水是很严重的。我是听我的朋友讲,一年他们能洗澡的次数,用一只手就能数出来了。他们喝的水,是每天房顶上流下来积在坛子里的水。我就觉得我们做得真的是太少了。


Q : 做公益得到的最大的感悟是什么?

A : 感恩生活,感恩自己。还有,我觉得我们应该有责任,因为有太多需要我们主动去关怀的人。


Q : 做公益后自己身上发生什么变化?

A : 关于节水,以前我没有做到那么好。还有就是节约粮食。这两件关于节约的事情,我觉得我有比以前进步。


Q : 从小到大是个充满自信的人吗?

A : 不是。我属于中间的态度。好比你对我有很高的期待,我会谦虚两下,反过来我会通过自己的努力,用事实去证明,我是可以做到的。我喜欢说话留有余地,但做事毫不保留。


Q : 在微博上说“比起做淑女,更爱做自己”,那自己算是一个淑女吗?

A : 这是之前某杂志的采访稿,他们起了这名字,我也挺喜欢的。因为是西北女孩嘛,我的性格会比较火辣一点,比较豪爽一点。


Q : 最希望得到的肯定是什么?

A : 演戏有进步。还有真诚和爱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