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邓紫棋 绽放的季节到来

“年轻”这个词在邓紫棋身上得到了淋漓尽致的呈现。不论何时看见她,她永远是在释放自己的能量。这一切的源泉,都是因为她年轻。她的生命力正是最旺盛的时期,即使在最安静的时候,她也是一株张扬的植物,枝繁叶茂,开满新鲜的花朵。作为一名今年风头正劲的年轻女歌手,邓紫棋正在面对前所未有的舆论关注和压力,这种短时间内急剧膨胀起来的人气,很可能会彻底改变一个人—也许她会因此变得谨慎、圆滑,或者变得自大、狂妄,但是邓紫棋给人感觉仍然是那个第一次为众人所知的、热情充沛、有些人来疯的小女生。

邓紫棋


足够年轻,也足够简单

她笑嘻嘻地跟每一个人打招呼,晃来晃去地看衣服和场景,然后跟身边的人开几句玩笑,之后哈哈大笑。这个行业并不罕见的“明星架子”在她身上找不到蛛丝马迹。


“其实我不太知道什么是明星架子。我只知道大家都是人与人之间很融洽的沟通。不管是现场看我的歌迷还是在微博上给我留言点赞的歌迷,我觉得大家都是一样的生命。我觉得只要真诚地跟大家分享,都是很美好的事情。”


她对歌迷也是如此。


因为电视节目而蹿红之后,她在内地的商演和电视节目接踵而来,每天不停地飞来飞去。有些消息灵通的歌迷,就会结伴到机场送机或者接机。


“比如有辽宁的歌迷飞来北京,因为在北京没有房子住,北京的歌迷就陪着在KTV听我的歌,从夜里到凌晨,然后赶到机场送我上飞机。”这些小事她都记得。


“前些天在长春,在户外的活动,只有零摄氏度。歌迷他们一直在等,直到我上台,问他们冷不冷,他们都说不冷。后来我上微博,看他们为这个活动的灯牌这些东西准备了多久,他们准备了一个月,就为了来看我唱三首歌。看到他们付出的东西,我觉得好感动。”歌迷对她的好,她并不觉得是理所当然,而是天大的馈赠。


“我觉得对他们有一个责任。因为有人在你身上投放那么多的时间和精力,那样关注你,我希望自己是能给他们一些东西的。每个人在这个世界上都是有一个使命的。我觉得我的使命就是让那些听我音乐的人得到一些爱和鼓励。因为我小时候也是这样的,我看很多歌手,我看Beyoncé,也是得到了很多动力。我也希望现在有人这样看着我的时候,我也可以给他们一些动力。”她一扫之前的玩笑语气,显得极为认真,并且真诚。


“音乐是我的表达方式”

这是邓紫棋第一次在北京开演唱会。她显得很兴奋。


“我自己的感觉是很兴奋的,也很期待,但也是蛮有信心的。”她脸上笑意绽放,一如她每次登场前的摩拳擦掌,踌躇满志。


因为是一整套的巡回演唱会,每一场之间不会有太多变化,所以她的压力并不大—一切已经准备就绪,她只需等待满场歌迷回应给她的巨大热情。

邓紫棋


“我觉得每一个地方的歌迷对于同一个演唱会的感觉也不一样,它都是独一无二的。所以我更看重的是每一次演唱会不同地方歌迷给我的不同回应,以及现场的互动和情绪等等,那个才是最特别的地方。”


她对北京并不陌生—曾经来过几次,现在活动多了,在北京的时间更多。“比如说知道了一条簋街,吃东西的,因为我对吃的东西比较有兴趣。”她露出招牌式的哈哈大笑。


上一次她在北京,还和朋友一起跑去三里屯逛街,站在巨大的广告牌下东张西望。当然现在她需要更加谨慎一些,比如,出门逛街之前会戴个口罩。


“跟朋友出去的话,我会戴个口罩。因为我之前跟一些艺人朋友上街的时候,有时候遇到歌迷过来,其实他们只是很热情而已,并不是想打扰你,但我在旁边就会觉得有些不知所措,所以我不希望我的朋友跟我出去会有这种感觉。”她虽然年轻,但并非不成熟。她其实非常会照顾别人的情绪。


人们看到的是她在舞台上的那一面:热情,有爆发力,像一团火。但是她的另一面,内敛,害羞,敏感,并未被更多人所知。


比如说到自己写的第一首歌,“我第一首写出来的歌是后来我暗恋别的学校的学长,因为他是万人迷,篮球队队长,我连表白都不敢,只能把自己的心情写进音乐里。后来我去参加比赛,就叫了他和很多同学一起去看,就觉得反正我在台上唱给你听了,你也听到了,不管你知道不知道,我也很满足了。”她的脸上再次浮现出小女生的甜蜜和怀念。


音乐是她表达自己感情的最佳方式—即使她看起来开朗活泼,无所顾忌,但在感情的表达上,其实她是羞怯的女孩。


“我的热情是自己内心的热情,我会比较害羞。我觉得音乐是我最勇敢的表达方式,我比较会写在音乐里面,唱出来,可是如果那个人站在我面前,让我对他说,这对我来说就有些困难。”就像是胆小的中学女生,偷偷在笔记本里写日记,满满的动人情绪。


她的内心也同样拥有着和中学女生一样花痴的梦想:和Justin Timberlake一起同台演出。“因为他太棒了!我梦中情人的标准,他就是那种又有才华,又能满足我外貌协会标准的人,哈哈哈!”她没心没肺地哈哈大笑。

邓紫棋


“保持对生活中不同细节的诚实”

Q: 现在还有时间和精力创作新的音乐,筹备新专辑吗?

A: 有,只是可能要抓紧一些。比如在从机场到酒店的路上,不是安安静静坐在酒店或者家里刻意去写一首歌,而是抓紧生活中一切零碎的时间。


Q: 人气激涨给你的生活带来哪些变化?

A: 变化不大唉。我还是一样工作,一样写歌,我想约朋友或者跟家人吃饭还是跟从前一样。


Q: 还敢偷偷跑出去玩吗?

A: 敢啊。(笑)人在这个世界上能够停留的时间有限,所以不会因为自己生活里的其中一部分而影响其他的部分。我会去好好珍惜生活的其他部分。


Q: 面对一些媒体的负面新闻,你没有过一刻慌乱、恐惧或者退缩吗?

A: 慌乱恐惧不会,不开心是有一些。但很快就会抓清楚事情的实况,这时就不会受到影响。比如有个人要送你一个蛋糕,你没有接受,那蛋糕还是属于那个人的,当别人说那个蛋糕不好,你根本没必要不开心,因为那个蛋糕不是你的。比如今天早上我就看到一些报道很可笑,有一刻我就想要不要上微博说一下,安抚一下歌迷,因为他们会比我还要激动。可是我想到如果因为别人很无聊的一些行为我自己去做出回应,我自己也变得无聊了。所以我就什么也没说。


Q: 你最开始面对这些是什么反应呢?

A: 那时我还会在网络上直接跟歌迷吵架,他们被我骂了后会觉得很爽,然后又继续,我又觉得“我讲了那么多你们怎么还是不明白”!但后来我明白了,“你永远无法唤醒一个装睡的人”,他们这样并不是他们不明白,而是因为他们就喜欢这样。我其中一个榜样就是五月天的阿信,不管外面有什么样的负面报道,他永远是给歌迷最正面的形象和能量。因为你不能因为自己感受到那些负能量,又把这些负能量传送给更多的人。你当然会生气,但是怎么发泄很重要。我自己比较好的一点是我不会自己硬生生地吞下去,也不会很纠结。


Q: 你给人的印象总是笑呵呵的,从小性格就是这样吗?

A: 大部分时间是这样的,但毕竟是个正常人,所以还是会有一些低潮。但是在成长过程中你需要学会怎样去面对那些让你难过的事情。

邓紫棋


Q: 为什么会想成为一名创作型的歌手?

A: 因为那时我年纪太小,还没有关于销量上的顾虑。(笑)我有一些歌曲写出来了,还蛮希望能跟大家分享的。


Q: 创作歌手有时会需要对市场做出妥协,这样的困惑你有过吗?

A: 没有,因为唱片公司和我的眼光还蛮一致的。我很感谢我的公司,没有在我成长的时候扭曲我。他们对我的修正也不是因为市场,而是因为我写的歌够不够成熟。


Q: 在你创作过程中,谁的影响最大?

A: 应该是Beyoncé吧,因为她唱歌和表演都很厉害,她作为一个女性很有想法,很独立。我也希望自己能变成像她一样独立、有自信的女生。所以这也是我为什么希望不仅仅是我的音乐影响到别人,还有生命影响生命。


Q: 你的“巨肺”是如何练就的?

A: 我在家里很喜欢唱歌,当然一些声乐的练习也会去做,但我其实没有研究过自己唱歌的方法是什么样的,我就是这么唱歌。可能我从小听的就是Beyoncé这一类的歌手,潜移默化。我每天运动的强度也蛮大的。


Q: 你心目中Fashion Icon是谁?

A: 其实我对时尚的认知不算是很了解。但是一些人在音乐上和造型上的结合对我很有影响,比如Lady Gaga、Beyoncé,还有Rihanna。如果平时你就让我看一张图,什么搭什么,我会完全不知所措。可如果我有一个音乐主题,我会能够投入进去。


Q: 对感情现在是比较谨慎的心态吗?

A: 我一向很谨慎。(笑)对一个创作的人来说,情感的体验是很重要的。我能保持我对生活中不同细节的诚实。


Q: 恋爱时会不会也像唱歌一样投入?

A: 我恋爱时还蛮内敛的,但也蛮热情的,我觉得这两个不冲突。(笑)


Q: 有才华的男生和长得好看的男生,你更倾向于哪一类?

A: 有才华的。(笑)我也是外貌协会,但你也必须有才华,否则不会长久。我觉得每一个人都会被其他人某一个特别的魅力吸引住。这种魅力往往是一个人在专注做某件事情的时候散发出来的。如果一个人没有这样的瞬间,你很难觉得他有吸引力。


Q: 当你想要某一样东西却难以得到时,你会怎么办?

A: 要看那个东西是什么。如果是你买也买不到的,那就随它吧。但如果是你很想吃某一样东西却怕胖,那你就去做足够的运动,然后你就可以很开心很放心地享用它。我觉得疯狂地付出疯狂地享受,这才是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