泰国手造 从村落走向世界 - 都市客
返回

泰国手造 从村落走向世界

“风格”已不仅仅是时尚,越来越多的年轻人购买本土文化产品作为品位的表征。依托于文化和经济、环境和谐有机地结合,泰国的手造业带着文化的价值走向世界。



泰国首都曼谷向西南进发约3小时,行经华欣(Hua Hin)夜巿,耳边响起此起彼落的叫卖声。只要有外国观光客经过,耳朵听到的眼睛看到的,都是标榜“手工制造”的摊贩。一如任何夜市人声鼎沸,这座泰国中部海滨小镇的夜市除了美味的食物,接近一半的商户卖的都是生活设计品,从手工的大小包、衣服鞋子,到手工的单反相机背带,商户推销商品的时候都有莫名的自信,认为只要游客看到了手工设计品,就会毫无招架之力。这里是泰国华欣的夜市,这里的商品,不讲价。


《泰囧》这部电影造成的“泰疯狂”相信已经不用赘述,根据泰国官方数据,这部小成本小制作的喜剧片,让泰国的旅游人口从原本每年不到100万,翻了快两番,成长到260万,去年更逼近500万人。大家对于游览泰国的喜好急速增温,除了有电影推波助澜之外,主要还是得归功于泰国浓厚的文化氛围和美丽风光,这个不可或缺的必要条件才是创造口碑、培养回头客的关键因素。成功要看细节,泰国的旅游魅力到底从哪里深入人心?从踏上泰国航空的航班就开始啦!当许多航空公司竞相在黄金航线上贩卖烟酒、化妆品与奢侈品,泰航将富有泰国风情的手工饰品、生活用品全部上线,让乘机的旅客绝对难以错过,包括锡匠工艺品、手织布用品和丝巾等。这些商品里面,有王室资助的品牌,有政府基金扶持的商品,也有泰航精选采购的,简直就是倾全国上下力量打造“泰文化”。


不仅于此,下了飞机入住酒店,从酒店装修风格的许多细节到房间赠送迎宾水果的果篮,都大量引用传统手工,不但创造了吸睛话题,彰显自有风格,也造就了工作机会和文化力。晚上游客们想到夜市场吃个泰国美食,结果映入眼帘的还有大面积的手工设计品,编织、布料、木刻和手造纸交替运用,传统现代结合。这里的商品不讲价,游客依然趋之若鹜,于是,文化当然彰显。




王室刮起手造风
回顾泰国近代历史,王室除了扮演政治上平衡的角色,还支撑、引导着泰国环保、慈善公益等社会责任工作。王室带头成立的许多计划,都和永续发展的理念紧密结合,泰国上下引以为傲,还特地邀约中国地球小姐的主办方与选手参访,极力推向国际高度。而其中最直接最能立竿见影的计划,当数许多支持手工制造的项目:一方面创造就业;一方面在保护生态的手造理念下,泰国地方特色产品面对国内外顾客销售创收。


1987年,泰王太后以90岁高龄成立Doi Tung 计划,泰王的女儿也成立名为Phufa的品牌,王后成立了Chilada Shop,分别针对不同地方的人民,组织了类似的手工产销平台,目的都是为了帮助地方居民创造手艺就业、保护传统手工,经过长时间的支持培育,已经形成自然生态、农民就业、传统技艺、文创设计的良性循环,而这个具有强烈泰国特色的产业,成为仅次于农业、观光、轻工业、矿产后,支撑泰国经济的第五大收入来源。


泰国王室的“这双手”默默地将泰国文化向前推动,除了像接力赛一般地传承着,也让泰国风情延续,成就泰国形象在国际上深刻的印记。它的推力潜移默化,散发魅力于无形,它可以直接拉动泰国农植产业、观光产业,增加就业,对于就地取材、环境保护也有积极作用。


我们惯称的无烟囱产业,在泰国到底如何数十年磨刀成就今日规模?先以创立于1948的年华欣手工艺品老字号Khomapastr为例。

这间67年前成立的手工品店,是由泰国王子Bovoradej创立,店名就是泰文“棉花”的意思。Bovoradej在1920年流亡西贡时就对织染有浓厚兴趣,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后,就选择定居在华欣,开始了织染车间的生产,并且在海边搭起了简易草棚贩卖产品。走进Khomapastr,丰富的纺织产品让人无法想象当初的创业维艰,因为坚持,最终导引了消费潮流。Khomapastr采用前店后厂的方式,来到这里可以买到质量有保障的手工面料产品。也许泰国人生性不求立竿见影或短期暴利,创办人Bovoradej王子孜孜不倦地研究传统染织的技法和流程,Khomapastr经过鸭子划水般的缓慢经营,逐渐受到喜爱。


现在,Khomapastr共有三家直营店,曾经接待过的贵客有泰国王妃,还为泰国小姐定制礼服,目前光是华欣单店月营业额就直逼200万泰铢。由于订单和购买量直线上升,自产的手织布供不应求,所以目前大半的面料无法自己生产,必须向其他供应商进货,而设计多元化的图案和商品,反而成为现在的主要工作内容。店长看到我们的到访,热情地解说着不同的新款设计图案,不厌其烦地说明生产理念;尽管现代感强烈的设计十分畅销,但是店长还是领着我们欣赏带有泰国图腾的经典商品,拿着为泰国小姐定制选美服装的照片,她认为对于传统的保护和尊重,才是他们引以为傲的坚持。



经济与环保并重

以Khomapastr为例,具体而微地道出了民营手工产业一步一个脚印的成功,从海边草棚小店而成功,用个人的力量,不放弃搜集保留原本的染织技法、不放弃创新设计而成功。而由王太后在1987年创办的Doi Tung计划,更是以超高执行力和政府资源,自上而下全面开展。位于泰国北部清莱省的Doi Tung地区不仅风景优美、自然生态绝佳,而且还有不同民族共同生活在Doi Tung山区。


这个地区俗称“金三角”,上世纪中开始罂粟种植猖獗,为了逃避执法,种植采取的是焚烧、砍伐森林的流窜式种植,因此森林、水源、耕地被严重破坏,动植物无法生存,居民生活也就更为困难。罂粟种植只是满足了眼前利益,无法支持人民长远的生活发展。

这一连串的社会和生态问题,的确需要一个长效而持久的解决方案。早在1972年,诗纳卡琳王太后就成立了泰国山地产品促进基金会,促进山地民族在农产外的第二收入;有了这个经验,1987年到Doi Tung视察时,90岁高龄的诗纳卡琳亲自拍板决定帮助Doi Tung地区解决严重的森林砍伐问题,宣誓“我要让咚山地区再现森林(I will reforest Doi Tung)”,并定下目标,要帮助人们自己站起来,让人与森林共存。


王太后不但宣誓,还身体力行。她花了6个月时间在Doi Tung设了住所,1988年,不到一年的时间,计划就开始启动。两年后(1990年)就针对当地居民开设织布、手工绣、桑皮手造纸的职业训练课程,同年开出了第一间Doi Tung lifestyleshop。现在,品牌不但拥有17家直营店,产品还可以在飞机上和机场专店选购,还有不少营收通过渠道合作寄售所得。Doi Tunglifestyle shop里面的商品琳琅满目,有种植咖啡衍生的各色咖啡豆、饼干、咖啡提炼的乳液、洗发精沐浴露,还有各类坚果、可可酱、花生酱。手造纸有笔记本、卡片和提袋,手工布制造的衣服、围巾、大小布包钱包、抱枕,一应俱全。丝巾、陶瓷生活品、手工地毯,应有尽有。走到Doi Tung区域,林木葱郁,除了26年前为了庆祝王太后90岁生日,而复育近4000亩林地外,造林计划也有序进行。项目不但让地方居民的手工走出去,还想方设法让外来人走进Doi Tung,因此旅游度假村的规划,仅用一年的时间就得到国际的旅游金奖。安居乐业,是现在的景象。当然,以工代赈是成功的主因,浅显点说就是“给他鱼吃,不如给他钓竿”。Doi Tung地区是由不同山区民族所组成,在战乱、现代化、罂粟种植交相影响下,该地区所产生的社会问题与环境问题,和大部分发展中国家的偏远村落相同,甚至更为严重。但是,泰国王室凭眼光和决心,走出一条自己站起来、不盲目工业化和看经济数字的路线。开设多元课程,教育居民重拾手工生产的技艺,而在同时也鼓励种植。手工产品大部分依附就地取材,于是种植成为生产必须来源,生态复原和环境保护变成全面的运动。手工产品的设计也成为重要发展要素,才能持续深化产品推陈出新,恰好设计也是无污染的投入。除了以设计力让产品搏出位、被大众喜爱外,科技研发并导入产品升级,更展现了Doi Tung计划的企图,比如在计划启动三年后,也就是1991年,立即成立植物组织实验室,着手繁殖复育。



NGO沟通民间与高端市场

在泰国还有许多非政府组织参与到手工艺品的制作、设计与市场推广中。由于很多产品都是村民自己和艺术家创造出来的,生产者自己做研究,每隔一段时间就有新的产品研发出来,生存的唯一技巧是做优质的产品,做具有创新性的产品。所以,NGO对市场的推动并不占主导,仅仅是在最初阶段,为本土村民与市场建立沟通与联系,产品一旦进入了市场,接下去是靠自己的能力生存。实际上,很多村民更知道市场在哪里,他们也许比NGO和其他专门研究市场营销的学者更了解市场,NGO帮助他们建立信息系统、整合外部团队做研发及一些由于他们自身局限无法完成的精细工作。


成立于1973年、有超过30年的外贸出口经验的TTC(Thai Tribal Crafts)组织就是其中之一,旨在以公平贸易组织的身份,为泰国北部部落人群提供发展机会,以帮助他们实现生活质量的改善。TTC于2006年正式成立了“泰国部落工艺公平贸易有限公司”,产品出口至美国、欧洲、澳大利亚、日本和亚洲其他国家的相关商业机构和公平贸易组织。


TTC将目标生产者分为三个小组。第一组为传统产品生产者,这部分村民技艺精湛,专门制作和生产特定风格的产品,如首饰、竹篮或者乐器。TTC组织负责直接向这部分村民购买成品,不加工,直接输入市场。第二组为原材料生产者,这部分村民在刺绣、纺织等原材料工艺方面具有高超技艺,TTC组织人员购买他们做成的原材料,输送给第三组村民,即受过良好技能培训的、具有精湛缝纫技巧的村民,由他们负责将原材料碎片加工为成品后输入市场。


TTC的产品80%出口到国外高端市场,不与低端市场竞争。虽然品牌没有正式注册,但组织拥有自己的设计师和艺术家团队,对产品的创新与设计提供保障,同时也增强了产品在市场竞争中的优势。组织负责人对于“品牌”这一概念有独到的理解:“一切由内部精神和本土智慧创作出来的作品,都是独一无二的,因为‘观念’永远不会被偷盗。”作为非营利组织,T TC组织的内部运营机制类似于NGO,始终遵守公开透明、与合作伙伴沟通、就业实现性别平等等“公平贸易”框架内的原则,所有协议在公平公开的条件下签订。TTC以World Fair Organization作为平台支持机构的可持续发展,同时在本土部落、村民生产小组及市场之间搭建起桥梁,让产品带着民族文化的价值进入国际市场。从尊重环境和人本关怀的角度出发,泰国创造了自己的利多“舞台”,给生态的永续发展提供机会;在现代化浪潮中,又以设计和科技让构架出来的生产理念不断进步、可持续发展。泰国没有必要、也许也从来没有想过要让生产总值或经济成长数字成为国际社会的前段班,也没思考如何成就所谓强权国家,因为泰国所保有的浓厚的泰文化和无污染产业,已经足够他们永远骄傲地走自己的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