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讲故事的女人——薛晓路

人们喜欢看电影、听故事,因为故事里有自己想说的话,有自己想过的人生,有久久渴望而不得的感情……好故事带人入戏,这是讲故事之人的工作。可是,工作和生活是两码事,她们讲故事,但她们并不住在故事里。你所不知道的是,很多故事讲得好的女人,她们和走在大街上的任何一个女人一样,期待的不过是能幸福地工作,以及,拥有让自己觉得美好的关系。

薛晓路

薛晓路——作家、编剧、导演,北京电影学院电影文学系副教授


1994年担任剧情电影《紫禁城奇恋》的编剧,这是她的首个编剧作品。2005年凭借编剧的爱情电影《秋雨》获得第8届中国电影华表奖夏衍文学奖优秀编剧奖。2010年薛晓路执导电影处女作《海洋天堂》,并获得中国电影华表奖优秀合拍影片奖。2013年她凭借自编自导的爱情喜剧电影《北京遇上西雅图》获得中国电影导演协会年度最佳编剧表彰。2016年凭借自编自导的爱情喜剧电影《北京遇上西雅图之不二情书》成为华语影坛单片票房最高的女导演。


在《北京遇上西雅图》和《北京遇上西雅图之不二情书》的电影宣传会上,汤唯、吴秀波身边都站着薛晓路,两位主演是绝对的男神、女神级人物,站在他们中间,薛晓路的光芒却一点都不逊色。一如近日作为“宝曦女性”出现在Montblanc全新宝曦系列女士腕表全球首发盛典上的她,从容知性,却是坚定不可忽略的存在。


人们习惯了把眼光盯着故事里的人,很少人有耐心去看一看大银幕背后的人,听一听背后的事。在男人占据话语权大壁江山的影视业里,这个出手不凡的女人给出的成绩单是如此漂亮。那些年的经典影视作品,诸如《不要和陌生人说话》、《和你在一起》、《孝子》、《秋雨》等等,都是薛晓路独立或合作编剧的作品。至今,她已经做了16年职业编剧。需要强调一下“职业”这个词,这意味着态度和技术上的双重专业度。做编剧,她是专业科班出身,现在也依然是北京电影学院电影文学系副教授,是年轻编剧们的老师;同时,努力写好每一个剧本,把故事写得完整,有趣、有逻辑,把人物塑造得丰满、独特,这是她对自己专业的要求,虽然,这一点被她视作只是“身为创作者的本分”而已。


薛晓路


太珍惜的故事就自己拍吧

2010年,因为电影《海洋天堂》,薛晓路开始更多出现在媒体的采访镜头前,因为这一次,她不仅写了这个感人至深的剧本,还亲自执导了这部电影。从职业编剧转型做电影导演,当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儿,但薛晓路做了,原因只有两个字:珍惜。


在之前的十几年间,她一直在自闭症群体里做志愿者,经过漫长的酝酿和调整,她写出了剧本,但是交给谁拍是一个问题,“我跟那些自闭症孩子和他们的家人经常在一起,很熟悉自闭症孩子那种特别的情感表达和动作行为等等,我担心一个不熟悉这些的导演可能不会把我想表达的东西拍得那么准确,我也担心有一天我编剧的东西被拍出来了,他们看完说,‘薛晓路就写这个,她白当我们这么多年的朋友了。’这对我来说是很重要的东西,所以特别珍惜,特别慎重,我觉得他们不应该被曲解。”


她停下了手上其他所有的工作,为这个片子找投资,去接触各路制片人和创作者。也有人想出钱把剧本买走,她都拒绝了,因为在不断的沟通中她发现,没有人可以真正理解她对这个群体的感知。渐渐地,也就生出了自己把它拍出来的想法。


做导演不容易但过程让我幸福

薛晓路说是缘分,让她遇到了香港的江志强先生(非常重量级的电影人,同时也是李安、张艺谋的制片人及海外发行人)。因为一个新导演计划,薛晓路有机会去香港面见这位电影界大咖。结束回来,熬过一阵等待,四年多的寻找尘埃落定,薛晓路可以自己执导拍摄《海洋天堂》,并且,得到了一个强大的黄金班底作支持。


“等真的做了才明白,做导演的职责有那么多,压力丛生。我听过很多优秀的导演说最喜欢现场拍摄,一到片场人就特兴奋,但那时我每天到现场就是到刑场的感觉。最后,拍完《海洋天堂》我是生着病、打着吊瓶回来的,其实中间不过一个月左右。我记得回来之后别人问我还拍吗,我说打死也不要再做导演了。”


或许是身为女人的缘故,幸福感对薛晓路来说非常重要,后来再执导筒,是因为在做《海洋天堂》后期的过程中,她终于得以体会一些传说中做导演的幸福感。然后,我们看到了她编剧、又自己导演的《北京遇上西雅图》、《北京遇上西雅图之不二情书》,在这两部影片的拍摄中,她也找到了老导演们形容的那种“一到片场就兴奋”的感觉。

薛晓路


把对爱情的想象都放进故事里

事实是,虽然作品陆续取得了在华语影视业界堪称“辉煌”的成绩,但薛晓路婉拒了“游刃有余”的说法,有点意外,她说自己从来不是一个自信的人。


“我最多就是比较犟,因为不够自信,所以特别努力地想把手上的每个工作做好,很努力地去推动、达成目标,让别人觉得我没有辜负他们。说我故事讲得好,也不是有什么天分,就是比较敏感,愿意去观察别人。在人群中,我经常就是那个不说话的人,安安静静听着身边人讲,这样我才自在。”


听上去有点朴实,安安静静地听故事,也安安静静地讲故事。《北京遇上西雅图》、《北京遇上西雅图之不二情书》两部戏,汤唯和吴秀波主演的角色在不同的地点、不同的情节中谈恋爱,薛晓路没有为他们安排煽情,没有大起大落、生离死别的曲折,就老老实实地讲着故事,大银幕前的观众却纷纷被触动,红着眼睛从电影院出来。问她是否有什么写作秘诀,她也丝毫不卖弄高深,诚恳地给出两个字,情感。


“情感这件事是对人们都共通的,比如说你想怎么谈恋爱?爱情电影就是要去把你的这种感受呈现出来。这跟你在西雅图,还是在北京、上海无关,情感都是一样的。在你的期望中,你觉得真正的美好关系是怎么样的?你希望怎么建立这种关系?问自己这些问题,假设我能有怎样一段爱情的话,我会觉得这很美好……这是人类共同的东西,我只是把这些感受放了进去。”


可是,一个交出了这样作品的人,她说自己根本不是一个擅长谈恋爱的人。关于情感的问题,她也从来不是别人想象中的专家:“就是因为我在生活中太不会谈恋爱了,所以把对于爱情的想象都放进故事里。身边的朋友们就算看了我的电影也从来不跟我聊情感,可能他们觉得遇到情感问题来问我才蠢吧,我看上去比他们更糊涂,我也不明白,为什么没有什么人爱我呢?是不是很失败?”


说这些的时候,她变得像个小女生一样,开着自己的玩笑,自嘲式地做了鬼脸。在那一个瞬间,她不是大学教授,不是大编剧,不是薛导,是走在大街上的所有对于美好情感抱着期待的女人中的一个。只不过,她的工作、她的才华,让她有机会把那些女人心事写进故事里,让每一个有故事的女人,得以在她的故事里找到自己想说的话,在她的故事里得以寄放自己的情感。


晓路说

Q:作为一个写故事的人,你自己平时的生活是如何安排的?

A:我的生活很简单,很宅,90%的时间都在家呆着,看小说、写剧本,做家务。就算不写也就在家耗着,基本不出去社交应酬。除了出去工作、开会,去学院上课,其他就没什么了。也无所谓特地去积累写作素材的过程,在这过程中可能和一些家人、朋友一起聊天,或者出去吃饭时偶尔看到一些东西,会不自觉地印在脑子里,写作的时候就自然调动出来了,仅此而已。在工作中我会很严格,但日常生活中我做不到让自己非常规律地做一件事,我不是每天写作,不是那种严格规定自己每天要写多少字的人。


Q:会看各种情感专栏吗?

A:说实话,我一直特别不爱看这一类。我喜欢看犯罪题材的,喜欢比较浓墨重彩的故事。其实这一类作品很多都涉及爱情,其中的爱情的浓烈度很大,不是小情小调的爱情,比如《谜样的双眼》、《消失的爱人》等等。最近在看的是东野圭吾的新作,同样,他相当一部分作品里也都有爱情,里面的爱情很绝望、很残酷,这是我喜欢的类型。我不喜欢小清新。


Q:你的理想爱情是什么样的?

A:从我的角度,我特别梦想的一种爱情关系是,有一个比我更强大、比我更智慧的男人,能够引领我,指导我,包容我,让我能在他怀里撒撒娇,像个小女人一样。